2022 年 6 月 11 日

「是!」

兩名侍衛得到命令,再次下手。

他們都是練過架子的,知道身體要害部位在哪裡。

下手都是奔著上官婉儀和趙雅蘭要害而去,兩三下功夫,就把兩女揍得趴在了地上,渾身抽搐不已。

這一下,除了林允兒,其餘三女都被打的趴了下去,場面可謂凄慘無比。

林允兒眼眸中終於忍不住露出了憤怒的情緒。

為什麼?

憑什麼?

她們家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遭到這樣的羞辱和折磨!

她心中無比痛恨自己的無能,連老公的女兒和母親都無法保護。

憤怒的轉身看向林雨晴,林允兒質問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林雨晴得意一笑。

這傢伙,終於生氣了,她就是想看林允兒氣急敗壞的模樣。

林雨晴指著自己還沒有被擦乾的高跟鞋,道:「你看,我的鞋子上還有酒水,沒有擦乾淨呢!」

「你跪下來,學著狗的樣子,用舌頭,給我把鞋子舔乾淨!」

這話一說,林允兒氣得渾身都顫抖了起來,氣血直衝腦門。

讓她擦鞋還不夠,居然還想讓她學狗的模樣,來做這種下賤的事情!

這是要將她的尊嚴,徹底踩在地上碾碎!

林允兒美目再次紅了起來,死死捏著拳頭,氣得一句話說不出來。

周圍林家成員,甚至很多賓客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林允兒回頭看了一眼周圍的人,除了輕蔑和嘲諷的冷笑,她看不到一絲溫暖。

而一旁,自己心愛的寶寶還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而母親和岳母,也是在被兩個侍衛折磨著。

眼前這一幕,好像是地獄,讓她徹底墮入黑暗中,感覺到了無邊的絕望。

「好,我答應你!」

深深吸了口氣,林允兒認命般的閉上了雙眼,答應下來。

聽到這話,眾人大吃一驚,沒想到林允兒真的答應了!

不管怎麼說,對方可是鎮北王王妃,她居然真的能放下身段,做出這麼下賤的事情!

這也就意味著,林允兒徹底屈服在了林家之下!

林家成員紛紛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心中高興無比。

同時,又覺得無比解氣,當年就是因為秦風一句話,他們所有人被抓緊了巡捕房,在監獄中做著比這更下賤的苦力活。

甚至好多林家成員,因為承受不住那種折磨和羞辱,死在了裡面。

現在他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回報秦風,還有林允兒!

這是林允兒應該得到的!

林允兒很清楚,現在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反抗林家,她無法繼續看著自己的母親,還有岳母被兩個侍衛折磨。

兩個老人本來身體就不好了,每天還要為家庭而奔波勞碌,再讓侍衛們這樣打下去,很可能會死掉的!

權衡再三,林允兒心中一片死灰,緩緩跪在了地上。

隨後,按照林雨晴說的要求,在對方鞋面上,輕輕舔了起來。

這一刻,看到林允兒像狗一樣跪在地上,服侍著自己,林雨晴心中暢快到了極致!

她臉上露出興奮之色,那種報復的感覺,不斷衝擊著內心,感覺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滿足。

在場賓客們看到這一幕,也是各種嘲諷。

「哈哈哈,鎮北王王妃,什麼狗屁王妃,居然跟狗一樣跪在地上,給人舔鞋子!」

「這麼狼狽的王妃,恐怕真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了!」

「這樣的王妃不做也罷!」

「還是林家厲害啊,連王妃都要屈服。」

輕蔑而諷刺的話語,像是刀子一樣刺在林允兒心中,她緩緩閉上美目,眼眸之中,一滴淚水滑落下來。

上官婉儀和趙雅蘭也是看到這一幕,絕望的痛哭起來!

她們一家的尊嚴,都被林家狠狠踩在地上,踐踏!

。上次帶着她去了A市內最嚇人的鬼屋,上上次帶着她去了蹦極,上上上次去越野登高,每次都能給她帶來不同的新鮮的刺激,這樣的生活,比起唐綿綿這十幾年來都要過得精彩。

一路馳行,唐綿綿在傅野的背後,在傅野減速的時候,還會張開手,感受着自己正在「飛行」的樂趣。

「上呀!56號!加油!」

《路人甲的穿書日常》第380章男女朋友 由於鱷魚群的窮追不捨,讓吳江龍和阿竹再次陷入了困境。

眼見得天色已晚,落日餘輝即將出現在天邊上。如何度過一個沒房住,沒床睡的夜晚並不難,可也得問問是要睡在哪?有群狼出沒的大山不行,睡在鱷魚出沒的水塘旁更是不行。到時別說是想睡,就是站在這裏那都不成。他們可不管你睡不睡,即使是睜着眼睛,也得把你吞下。也許現在天還亮着,他們還不敢明目張膽,一旦天黑下來,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那個時刻可是野獸橫行的宵夜。

吳江龍和阿竹一言不發地在河岸邊發獃,他們想了好多注意,但一個個被否定。強渡不行,行不到一半就得被群鱷生吞。不過河也不成,這裏不是久留之地。實在想不出主意了,兩人便游僧般地在河岸上轉來轉去。

吳江龍和阿竹找了幾個地方想過河,可水裏總有鱷魚的影子,這樣一來,吳江龍就不得不考慮一下入水后的安全。

兩人再次在岸上停下,想要商量商量過河的辦法,因為語言不通,他們又不能完全交流,有限的幾個手勢幾乎全都用完,也沒法說出腦中所想。

吳江龍無計可施,一屁股坐在地上。

見吳龍如此,阿竹又能有何作為,沒辦法,只好隨着吳江龍坐在地上。坐下之後,他們的心情才開始平靜,剛才那猛衝猛打的勁頭也漸漸回位。

人只有靜下之後才可以認真地思考,否則,衝動只能會造成更大的不利,不然的話,人們也不會說「衝動是魔鬼。」

吳江龍背對着日落方向,一片霞光開始落入水面。悠悠的水面上幾隻蜻蜓一落一起,成群的水蟲也在上面紛紛揚揚。看上去,河面是一個死潭,水下也不會有什麼大的危險。這是初到這裏人的第一印象。如果不是他和阿竹親眼所見那幾條大鱷魚在水中遊動的話,他也會這麼認為。可是,他和阿竹都看到了,如果還被眼前假象所迷惑,就是死了,到了閻王爺那都得給他定個「蠢貨」字眼。

吳江龍定眼打量著水塘兩岸的距離,然後扣着手指頭掐算過河時間。如果跳入水中能兩三米,再奮力游,或著用力趟過河大概得用上五六分鐘時間,在這五六分鐘時間內,鱷魚們能遊動多遠?

忽然間,吳江龍從地上坐起,拉起阿竹走向稍遠一個地方。

他們倆人一起,水塘內也是一陣騷動。不用看,吳江龍也知道是那些堵截他們倆的鱷魚聞聲而動了。

吳江龍拉着阿竹朝一段較短的水面跑來。他們這樣跑着,水中的波紋也象是被人攪動一樣,朝着他們去的方向快速流動。

吳江龍和阿竹站在了水岸旁。吳江龍不停地向阿竹打手勢,解說他的意思,比劃了好半天,阿竹才明白過來,向他點頭。吳江龍知道阿竹明白了,這才開始他的下一步行動。

吳江龍從地上摳起一個個大泥坨,揮臂奮力朝水面上扔過去。

這些泥坨落水之後,發出噗通噗通響聲,使那些本不清亮的水塘立時變的更加混濁。

不知那些鱷魚是怕被泥坨砸到,還是怕被混水嗆的喘不過氣來,反正是水中一連地震出更大的波次,一波挨着一波,隨後便平靜下來,這明顯是鱷魚在躲避,下潛到了深水中。

吳江龍一按阿竹肩膀,讓她趴在地上,然後自己轉身便朝更寬的河面處猛跑。吳江龍跑出去很遠,這此被矇騙的鱷魚才納過悶來,隨後便一個接一個地在水中顯現,朝着吳江龍方向猛趕。

為了把這些鱷魚引的更遠,讓他們更加相信自己的行為。吳江龍竟然還跳入水中。

「噗通,嘩嘩」

吳江龍故意把水弄的更響,水波也隨着他身體,一圈圈向外擴散,發出了強大的水紋。

水波向電磁波一樣通知了那些鱷魚。鱷魚本來就跟在後面,見有人下水,更是飢不擇食,迅速朝着吳江龍猛撲過來。

見鱷魚上鈎,吳江龍趕緊地游上岸,站在岸上朝水中大喊大叫。

他也不管這些鱷魚能否聽得懂,只是可著勁地大聲喊,瞬間,他的聲音在空闊的天空中製造出了更大的燥音。

吳江龍這一通猛叫猛喊,幾乎驚動了方圓幾公里內的所有動物。膽小的被他嚇的撲楞翅膀飛離,膽大些的,想找些肉吃的動物,一個個朝這裏奔跑,有的是想看熱鬧,有的則是想分一杯羹。

剎時間,吳江龍眼前的河水中頓時熱鬧起來,水中不斷掀起浪花。不用問也不用想,這些浪花全都是鱷魚撲騰出來的,有可能他們是在打架,也有可能是在爭地盤,想找一個最佳下嘴的機會。

吳江龍臨近的水面熱鬧起來之後,阿竹那裏卻顯得異常的寂靜。這種寂靜,連水中的魚都停止了遊動,很可能他們早就躲進深水中,或者是跑的遠遠的,沒有魚想要存留在這片危險水域冒險。

只見阿竹悄悄從地上爬起來,盡量不發出任何響聲,然後小心下水,朝對岸游去。

水不是很深,但河底卻很軟,根本不能立足。如果兩隻腳直插進去,用不了幾秒中就會陷進去大半截。所以,阿竹一試之後,決定還是用游的方法。

阿竹在水中奮力遊動,她這一游,儘管盡量不發出聲響,但還是有划動水的聲音傳出。

鱷魚在水中的聽力異常靈敏,儘管吳江龍用喊聲掩飾住了一大部分,但還有微弱聲音傳了過來。最靠近外圍的鱷魚捕捉到了這種聲音,於是,他們丟下吳江龍便往下游跑。

吳江龍看見有鱷魚轉身,明白它們是奔阿竹去了。於是,他丟下眼前的大批鱷魚也朝那個方向跑。他在跑的過程當中,不時地摳起地上的泥坨向水裏扔。有的砸到鱷魚腦袋上,有的則落入水中,在鱷魚前後引起一陣陣水花。

吳江龍這麼一折騰,聽到動靜的鱷魚們立即沒有了方向感,他們只得再次停下,盡量保持高度警惕,防止吳江龍跳水逃跑。

沒有鱷魚的干擾,阿竹游的很快,不大一會功夫就靠近了水岸。

鱷魚中也有智者。這當中,有一條最聰明的鱷魚潛入水中,躲過吳江龍干擾后,重新找出了失去的波源。這條鱷魚找出聲音來源處,悄悄地朝那裏快速遊動。也就在阿竹快要到岸上的兩米遠距離時,這條鱷魚突然出現了,抬頭露出水面,張開大嘴朝阿竹猛咬。

阿竹看見這條鱷魚后,驚慌不已,手腳並用又是一陣猛划拉,身體又划拉出一大段距離,她接近水岸后,直起身開始向邊向岸上跑。

水面變淺,鱷魚的速度不得不慢下來。速度一慢,給了阿竹逃跑的機會。

到了此時,鱷魚應該退了。可是,這條鱷怎麼捨得到口的食物,它張著大嘴在水中使勁扭動身體,盡量前移,把所能用上的力量全都用上了,努力向前。眼看就要接近目標了,他開始用下額咬來阿竹,哪怕是咬到一點,它也有可能把阿竹生生地拖回到水中。

阿竹不能在跑了,必須反抗,否則,她還真有可能被鱷拖住。

果然如此,鱷魚的下嘴唇碰到了阿竹。阿竹頓感不妙,轉過身,用腳猛踹鱷魚。在阿竹的連踢帶打之下,鱷魚始終不能把阿竹吞下。就在它一甩頭的時候,阿竹用力前蹬,身體又向上劃出了半米,終於接近了乾燥的地面。

阿竹攀上地面,找到了可抓物體,把身體儘力往上挪。等她認為自己安全后,才把身體停下,這才有功夫向河水中打量。

這時,水中又多了幾條鱷魚,顯然他們不為吳江龍所迷惑,終於還是趕了過來,可惜的是,他們來晚了,還是讓阿竹跑掉了。

鱷魚群無奈地在水中遊動,來回穿梭,有的氣憤,也有的悵悔,到嘴的食物就這樣給跑掉了,他們能不自悔嘛!

阿竹終於上到岸上,這才徹底擺脫掉了危險。

她是沒危險了,可吳江龍呢!吳江龍該怎麼過河?

此時的阿竹,比吳江龍還要着急,這是吳江龍用生命給她爭取來的機會,她不能只顧自己不救吳江龍。

水中的鱷魚群見阿竹跑上了高坎,知道對她已經無可奈何。高坎之上就是林地,林地之上又是高山,那些地方可是鱷魚們從不敢冒犯之地。於是,這些鱷魚們又轉回身,再次撲向吳江龍所在地。

吳江龍和阿竹隔河相望。吳江龍高興地手舞足蹈,他不光是慶祝阿竹逃水成功,更深的寓意是在激怒這些鱷魚。

鱷魚是兩棲動物,他們即可以在水中稱王稱霸,在陸地上也不讓人半分足矣對人構成致命威脅。它們不是靠四隻,憑的是滿嘴的利牙利齒,別看動作遲一些,但殺傷力還是很強勁。

晚霞已經在吳江龍後背披上一層霞光,陰暗處漸顯黑色。別看吳江龍跳的歡,但他也是心急如焚。誰願意與鱷魚在一起過夜,還不是想早點過河。可有這些鱷守着,這個河的確難過。

吳江龍跳啊,叫啊,就是不下水,而且還不停地向水裏投雜物。

吳江龍這些無由頭的舉動,還真的把鱷魚老大給惹火了,也許他認為,在老子的地盤上焉能讓你們人類逞能。

鱷魚老大這麼一衝動,鱷魚的龜兒龜孫們立時便有了行動。

只見一條大鱷上岸后,其它的,大小不一的鱷魚也跟着上岸。

其實,吳江龍腳前這塊地根本不算是什麼岸,依然是那些爛泥塘,只不過是有些草堆可以落腳,所人們把這樣的地叫沼澤,否則,那就是泥坑,或是爛泥潭。

正是如此,鱷魚們才敢上來,如果真有在陸地橫行的本事,他們早爬上對面山坡去追阿竹了。

鱷魚們有的在大草堆的水中划來劃去,有的則爬過一個個草堆朝吳江龍跟前移動。

來到這樣的地面,別看有水,但也不如吳江龍幾個縱躍跑的快。

水岸旁全被鱷魚群佔領,吳江龍根本無法穿越,他只好朝更遠處退卻。這樣一來,鱷魚們離河水也越來越遠。

吳江龍把鱷魚們引出一大段距離后,轉身朝着阿竹跳水方向猛跑。這時候,鱷魚們才看出吳江龍企圖,可是唯時已晚,心中頓覺上當。

。「要說什麼?」李紈強裝鎮定問道。

「宮裁。」

「你家就這樣教你沒規矩的?下次定要好生與珍大嫂子說說。」李紈聽得蓉哥兒喚她名字,一顆心兒更跳動利害。手指即便被握著,也不免僵硬起來。再見蓉哥兒神情,知道他要說那日事情,忙心虛道:「你是夢還沒醒么?」

「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談

《紅樓蓉大爺》第274章:從綠堂里的詩 天色微明。

青龍敲開秦風卧室的房門,前來彙報。

「大人,昨天夜裏圍剿別墅的,共計三百名宵小,白虎已經率隊,分批次全部圍剿!都是在暗網上,接了您懸賞的殺手。如何處置?」

秦風看了一眼因為熬不住睡意、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林允兒。

他舉起一根食指,示意青龍小一點聲,兩人去外面說。

青龍點了點頭,重新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