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0 日

不是說乾淨不好,只是現在的小姑娘,應該更喜歡張揚些的壞男孩。

從相貌上看,少爺應該是贏了吧~~~

小李剛找回的自信,在看向跑過來的方毅辰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去,這姑娘到底有幾個男朋友!

小李敢用自己的遊戲段位發誓,方毅辰是他見過最漂亮的人,沒有之一。

除了矮了些,還沒有衣品外,簡直找不出任何缺點。

由於這段時間,方毅辰和趙雪逢一直沒出過門。

因此,他今天穿的是趙雪逢的衣服。

方毅辰183的個子雖然也不算矮,但在194的趙雪逢面前就顯得不夠看了。

趙雪逢的襯衫穿在方毅辰身上顯得有些大,他不得不將袖口挽起來。

這讓他整個人看起楚楚可憐,就連小李也不由看直了眼睛,這孩子長得有點犯規啊。

方毅辰跑到趙雪逢身後,直接用手從後面環住趙雪逢的胸口,順便攏住趙雪逢的衣領:都是他的,不可以給別人的看,不然他就吃虧了。

莫如在一旁發出了無聲的尖叫:她都看到了什麼,這是有故事啊。

方毅辰突如其來的動作,讓鍾離炎瞬間回過神來:「你好,我是鍾離炎。」

相比於趙雪逢的強勢,鍾離炎表現優雅而得體,從行為舉止可以清楚的看出兩人的生活環境。

兩隻手握在一起上下擺了擺,之後又快速分開,。

方毅辰趕忙將自己的手伸過去,與趙雪逢十指緊扣:不行,得用自己的手給雪逢消消毒。

看到方毅辰忙活樣子,莫如看向趙雪逢無聲的問道:「什麼情況。」

趙雪逢則是放開方毅辰的手,轉而摟著莫如的肩膀往別墅里走,同時不忘附在莫如耳邊說道:「回頭我給你解釋。」

鍾離炎:「…」既然是要與男朋友一同出遊,又為什麼要邀請他,就為了向他秀恩愛么。

小李;「…」少爺喜歡莫同學,莫同學和男A關係曖昧,男A和男B關係曖昧,莫同學默認了男A和男B的關係。

關係好複雜,叫少爺來又算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隊伍需要發展壯大。

要不然,他還是把少爺拉走吧!

被放開的方毅辰,面色難看的看著相攜離去的趙雪逢和莫如:可惡,又輸了。

就在這時候,方毅辰忽然感受到身後的注視目光,他下意識的看向同樣臉色難看的鐘離炎,忽然咧嘴一笑。

而鍾離炎不知想到了什麼,竟也對方毅辰回了一個淡淡的笑。

確認過眼神,是能當戰友的人。

這小別墅是趙雪逢的一個生意夥伴借給她的,別墅中有兩個房間一個廚房,客廳非常大,用的是美式裝修,搖椅壁爐一個都不少。

莫如懶洋洋的窩在搖椅上:「給我一張毯子,我能在這上睡一天。」

話音剛落,趙雪逢便將一張薄被蓋在她身上:「想吃什麼,我去做。」不過,這次的白塵倒是答應的爽快。

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只是,讓丁怡丫一個人留着,他實在是有些不安心。一個電話,他安頓完之後,便看着丁怡丫。

「那個……我暫且有事處理,要不,你們先逛吧。晚些再給我打電話。車鑰匙給你,我再想辦法。」

白塵將車鑰匙遞了過去。

《輔助時光超級甜》第99章一刻也放心不下她健健康康看著房間的床鋪,他們也很喜歡,這床鋪不佔地方,還可以有自己的書桌跟衣櫃。

周想摸摸兩個人的頭,「喜歡,就叫你爸媽也給你們買這種床鋪。」

健健康康搖頭,「費錢,我們也用不了幾年了。」

好吧!外甥懂事,會節省,她得支持,「正好,浩浩噹噹目前還不能睡這床,你們先享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350章是要打屁股的凌然已經做好準備打持久戰的,今天不同意,明天他還來,非得磨的他同意不可,這突然就說同意了,那,這任務肯定不一般,但是,任務來了,他不能不接。

「一言為定。」

湯干文點頭,「一言為定。」

「那你說說是什麼任務吧!」

「我要你去查淮縣到底有什麼,引得R國留下那麼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757章一言為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衛易所用的這種截聽人家神識傳音的小手段,在天玄宗這種以神魂之道聞名的聖地門派當中,只能算是比較大眾化的手段。不過,衛易先前所用的這種手段,卻並非得自天玄宗內,而是他通過邯苗神殿裏的那些傳承琢磨出來的。

因為,他走的是神力一道,天玄宗內部的那些靈力法門,衛易其實都用不了。

在得到邯苗洞天的那些神力法門之前,衛易還做不到這一步。當初的他,就好像是擁有一座晶山,卻不知道如何使用。而邯苗部落神殿裏的那部分神力運轉的傳承,卻好像一把鑰匙,讓衛易逐漸學會了如何去使用這把鑰匙。

這把鑰匙,至關重要。

實際上,在天玄宗內部,也收藏着一些上古時期的各類法門。但是,衛易以往卻根本就無法學習這些法門。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些法門不成體系,太過駁雜凌亂了。貿然修行研究的話,很有可能會誤入歧途,反倒有害無益。

但是,在得到邯苗部落的系統傳承以後,這種情況則完全不同了。

在天玄山如今能找到的所有神力時代的法門當中,衛易在邯苗神殿得到的這份傳承,是唯一一個包含了功法和各種神力運用技巧的。這其實是基礎中的基礎,是邯苗部落昔日不知道多少代人研究總結出來的東西。如果衛易能回到上古時代,單憑這份傳承,說不定就能再造出一個邯苗部落來。

有了這份傳承,衛易可以以他為基礎,去琢磨更多的神力運用法門,而且可以保證自己基本不會走上錯誤的道路。這可就太重要了。

比如用神識竊聽他人說話,這就是衛易最近新琢磨出來的一種手段。他的神魂並不是特別的強,所以還無法偷聽那位余嚴真人的神識傳音。但對於周天境以下,包括那位負責商隊的化靈巔峰的余文成,衛易都沒有什麼問題,同時又能保證不被那位余嚴真人發現。

這其實已經很了不起了。

通過這段時間的偷聽,衛易倒是也知道了不少關於這支商隊的事情。他先前讓杜威杜伏兄弟,隨便接一個商隊護送任務,本來只是想感受一下正常周天境修士的生活。但他沒想到,這支商隊,似乎還大有隱情的樣子。

希望最好別出什麼意外。

衛易雖然不怕麻煩,但也不想給自己招惹無謂的麻煩。護送這支商隊,只是他隨手為之的事情。至於這支商隊的一些秘密,衛易或許會好奇,但肯定不想打破砂鍋問到底,更不想去摻和。

因為這支商隊當中,最弱的都是化靈期的修士,商隊的速度並不算很慢。當然,若是以周天修士的角度來看,那就沒什麼可比性了。衛易大致估算了一下,按照這個速度,這支商隊大概要花一個月的時間,才能趕到崇澤府。也就是此行商隊的目的地,同時也是杜家兄弟家鄉所在。

離開了青堯城后,商隊一口氣趕了一天一夜的路。直到第二天晌午,才找了處小城略作休息。

商隊里的人員,都是化靈期以上的修為,照理來說就算連續趕路四五天,問題都不大。但是,負責拉車的駝獸,可就受不了了。這些駝獸當中,只有三分之一的比例是四階以上,剩下的全都是三階巔峰。跑了一天一夜,也快接近極限了,必須要休息一段時間。像這種行商,對於商隊里的駝獸多半都是極為重視和愛護的。

一般來說,只要條件允許,多半都是跑一天一夜,然後休息半天或者一天,給這些駝獸充分的休息時間。

對於余家這支商隊,這座小城裏的幾家規模勉強還算大的商行,都給予了充分的重視。一來余嚴商行經常跑這條線,大家也都是老相識,相互之間也比較熟絡。二來這支商隊的規模也算是極高了,雖說包括余嚴真人在內的幾位周天境,都沒有露面。但就算是已經顯露出來的幾位化靈巔峰,也足夠大家充分重視了。

在抵達這座小城之前,負責商隊的余文成就到商隊最後面那輛駝車外面通知了一聲,商隊希望在這座小城休息到明天早上。對於幾位周天境的存在,余文成還是十分尊敬的,問了三位周天境有沒有什麼需求。結果得到的回復,只是一句簡簡單單的『不用』而已。

余文成不知道,這三位周天境,其實是以看起來修為最低的衛易為首的。就算是那位唐渭唐先生,這一路上也是在看衛易,自己很少給出什麼意見。

到了這座小城邊上之後,衛易和其他三人總算下了駝車,駝車裏雖說環境不錯,每個人都有單獨的空間,但到底還是相當逼仄。既然商隊要在這座小城休息到明天早上,衛易自然不會繼續留在駝車上,而是要進城看看波州的風土人情了。

整座小城,只有不足萬人,城內有幾個小型的家族勢力和門派勢力,都不算大。衛易和唐渭三人走在街上,便是以化靈中期的修為示人,都顯得有些扎眼。沒法子,最後幾人為了不被圍觀,只好將修為一路壓低到鍊氣期的水平。在這之後,衛易找了家臨街檔次還算可以的館子,挑了個靠窗戶的位置坐下,點了幾個菜,都是最普通的東西。

對於衛易這樣的選擇,唐渭倒是一點都不介意,反倒是杜威杜伏兩兄弟,不自覺的微微皺了下眉頭。他們都是周天境的存在,早就已經可以徹底辟穀。就算想品嘗一些美味的靈食,肯定也都是最頂尖的東西,不會選擇這種低階修者來的地方。

衛易倒是也不在乎這兩人是如何想的,反正他們兩個也只是修奴而已。等到小二上過菜之後,衛易隨意嘗了兩口,不說這東西對修為是損益如何,只說味道,波州這邊的靈食口味,好像比兩江那邊清淡了很多,而且食材也迥然不同。如果說,兩江那邊的口味,是像那些狩妖男子一樣粗狂的話。那麼波州這邊,則是和波州女子一樣的婉約。

在衛易他們這一桌的另一頭,有個抱着琵琶的少女,似乎是在彈唱波州這邊獨有的一種小調。衛易細細聽了一段,原來唱的是一段愛情故事。一位妙齡少女,被爹娘為了所謂的前程,許配給了一位高門大宅的年輕俊彥,結果那位年輕俊彥卻只是個貪花好色的紈絝之徒。這位少女嫁過去之後,也根本不受重視,整日只是獨守空閨。後來,少女幼時思慕的男子歸來,見到少女已為人婦,黯然神傷。但兩人礙於身份,卻只能在一座石橋上擦肩而過,黯然神傷。

許是這段小曲在青堯府這邊流傳極廣的緣故,哪怕少女的聲音頗為空靈,琵琶的彈奏技巧更是清脆悅耳,如銀珠落盤。但等少女唱完之後,食閣內卻並無什麼喝彩聲。唯有衛易,雖然聽着少女的彈唱時並無異樣。但等到少女唱完之後,衛易轉頭看向窗外,心情複雜。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如今……

在衛易望向窗外人來人往的街道,心情複雜的時候,街道盡頭,忽然一陣騷動。片刻之後,有數位身着戰甲,騎着高頭大馬的化靈期修者,出現在這座食閣的樓下。這幾人出現在街道上的時候,路上行人紛紛避讓,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樣子。

波州不似兩江,極少有人會身穿戰甲在街上行走。而這幾人身上的戰甲,又十分一致,顯然是制式戰甲。如此一來,幾人的身份,似乎也就不難猜測了。

這幾個人,應該是青堯府某支戰部的戰修。

幾名戰修來到這家食閣后,翻身下馬。而那幾匹高頭大馬,則是十分順遂的站到街邊,一字排開,顯然是靈智不低。再之後,這幾位軍爺進了食閣,這家食閣的老闆,一名頭髮花白的鍊氣巔峰修者,連忙笑容滿面的迎了上去。

對於這種修為在化靈期以上的軍爺,食閣老闆的反應,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不過,就在這幾位戰修進入食閣的時候,衛易卻敏銳察覺到了一些不同。

那名原本彈唱琵琶的少女,忽然微微一顫,原本清脆連貫的琵琶聲音,都出現了一絲紊亂,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這些小動作,極其隱蔽,很難被人察覺。

但是,衛易憑藉自身的強大神識,還有敏銳的觀察力,卻瞬間注意到了。

幾名化靈期的軍爺進入食閣后,倒也沒有任何以勢壓人,只是平平淡淡的讓老人點了個食閣的拿手菜,上兩罈子食閣內最好的酒。老人倒也識趣,連說這頓飯自己請了。可惜那幾位化靈期的軍爺卻只是搖了搖頭,告訴老人自己並非那種仗勢欺人的傢伙,會按賬單付錢。

然後,老人連聲道謝,隨即回了後面的廚房,開始準備一應菜肴。不過,在老人離開的時候,衛易敏銳的注意到,老人不自覺的向少女那邊瞧了一眼。

片刻之後,酒席上桌。

憑心而論,食閣老闆的手藝,其實還算不錯。至少,相對於這種普通的化靈初期,或者是更低的鍊氣期,已經算是很不錯了。當然,若是到了衛易這種層次,那另當別論。接下來,這幾名化靈期的軍爺,也不吵鬧,就這麼安安靜靜的吃喝,然後看着不遠處那位少女演奏琵琶。

單從表面上的這些東西來看,這幾位軍爺似乎並不是什麼壞人。沒有任何仗勢欺人的行為,對待那位食閣老闆,也算是以禮相待。但是,在這些看似很好的表現背後,衛易卻發現了很多東西。

半晌之後,幾位軍爺吃的差不多了。其中一位軍爺,笑着擺了擺手,叫過一直在旁邊等待侍候的食閣老闆,笑着說了幾句話。然後,衛易就看到食閣老闆面露難色,但下一刻,隨着那位軍爺臉色漸漸轉冷,老人變得笑容諂媚起來。趕忙走到那名剛剛彈完一曲的少女身邊,不知對少女說了些什麼。然後,便見少女輕輕按住琵琶弦,臉色僵硬。

一直在旁邊冷眼觀看的衛易,這時看了眼坐在他身側的唐渭。後者此刻正笑容玩味的看着他,顯然也發現了事情的貓膩。

不管是對於實力強大的衛易,還是已經躋身周天境的唐渭來說,以他們兩人的神識,想要感知那幾位戰修或者是食閣老闆的言語,實在是輕鬆無比的事情。

眼前看似和諧的一幕,背後其實另有玄機。

原來那幾位化靈期戰修,並不是第一次來這家食閣了。而且,他們來這家食閣的原因,也不單單是為了吃飯,而是其中某一位軍頭,看上了這名談琵琶的少女。

不過,這位化靈期的軍爺,似乎並不想將少女帶回家,甚至連將其收為侍妾的興趣都沒有。只是想和少女春風一度,然後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當然,他願意支付一筆錢,相當於是來買少女的身子,也可以說是對少女的賠償。只不過,這筆錢與其說是賠償,倒不如說是嫖資更合適一些。

少女不願意。

但是她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食閣老闆其實和少女並無什麼血緣關係,只是昔日看少女可憐,才在食閣內給了一份差事而已。若是對於一般地位相同的修者,提出這種要求,老人說不定還會為少女擋一下。但剛剛就在老人委婉拒絕那位軍頭的要求后,那位軍頭直接威脅,要用手段讓老人的這家食閣自此關門。

如此,老人自然再不敢拒絕,只能去將那位軍爺的意思告訴少女,然後順便又添油加醋了幾句,似乎生怕少女不答應一樣。

於是,就有了當下這一幕。

少女嘴唇微微顫抖,不知道該作何選擇。

「怎麼?想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唐渭一直看着衛易,在發現衛易剛剛想要起身的時候,忽然對衛易這樣問道,笑容玩味。然後,衛易又重新坐了回去,微微皺眉。

再然後,等到少女在強大的心理壓力下,不得不起身,走向那位軍爺的時候,衛易忽然輕敲桌面。下一刻,那位原本覺得勝券在握的化靈期戰修,忽然臉色慘白如遭雷擊一般,連忙起身和老人結過了賬,帶着幾個朋友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酒樓。

。 黑龍逆鱗本就是頂尖的鍛造材料。

哪怕是魯班,碰到這種材料也極為興奮。

「今兒可真是個好日子。」

摩挲著石桌上黑龍逆鱗的魯班眼中滿是笑意的不停點頭,得到了極品鍛造材料過癮不說,還得到了天道老爺的青睞,贈與了他一片大道金蓮的葉子。

以至於,魯班喜笑顏開,那臉就跟要笑開了花似的。

雖說認了個爹,也能夠接受。

「魯班上仙,您的天藍……」取回天藍石的北斗星君,看到在涼亭中搖頭晃腦的魯班不禁站住。

有問題!

剛剛魯班上仙明明是有些情緒崩潰,這怎麼突然間就跟娶媳婦似的那麼高興。

嘶……

不能是真瘋了吧?

站在星君府大門前的北斗星君下意識的就想要退出去,就在他轉身的瞬間,涼亭處的魯班恰巧回頭看到了他。

「誒,北斗,我正好要找你。」

「呃……魯班上仙,您有何吩咐?」即將踏出大門的北斗星君僵在原處,臉上縈繞着一縷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笑容。

而後,北斗星君幾步走到涼亭前,嘩啦啦倒出一座小山似的天藍石。

「這是您要的天藍石。」

「你去取天藍石了啊,多謝。」魯班微微一笑,揮手間將天藍石全部收到萬物空間當中。

不料,北斗星君竟是愣住在了原地。

???

他是出了幻覺么?

魯班上仙竟然會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