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9 日

「筱筱。」

晏寒聲覺得對不住她,畢竟曾經給了她那麼大的期待。

「以後有機會,再上我的戲。」

哼。

封筱筱笑笑,沒說話。這次都被人搶了,還談什麼下次?這不過是場面話罷了。

她又不是小孩子,不會不懂。

「謝謝晏導。」

封筱筱保持體面,從房間出來。

然後,怒意一下子升騰!封筱筱掏出手機,撥通了廖清明的號碼。

廖清明正和聶錚在一起,看了眼手機,趕緊接起。

「太太。」

「廖清明。」

封筱筱連名帶姓的叫他,「是聶錚對不對?是他,讓宋菲雪頂了我的番位!」

果然是因為這件事。

廖清明為難的看了眼聶錚:「太太,這件事,是我處理的,聶先生並不……」

「哈!」

封筱筱大笑,不聽他多說,「行,我知道了。」

隨即,掛斷了電話。

廖清明一頭霧水,「太太?」

聶錚皺眉,「她知道了?她找你說什麼?」

「沒……」廖清明茫然搖頭,「太太就是……說她知道了。」

這麼平靜?聶錚有些不信,可是也沒有多問,「嗯。」

這裏,封筱筱掛了電話,怒火不降反升。

和聶錚結婚四年,她嚴格遵守協議精神,扮演好聶太太的角色。

聽話,乖巧,在房事上百依百順。

在私生活上,她從不過問。

可是,為了什麼呢?

協議里有規定,她一定要順着他嗎?

「哈……」

封筱筱自嘲的笑笑,眼角紅了。

這一次,不一樣!

這是她自己爭取來的機會!

她很少期待過什麼,就指望着這部戲,能讓自己的人生活的不一樣!

可是,聶錚一句話,就將她的希望給粉碎了!

「混蛋!」

封筱筱低罵着,抬手擦眼淚。

「既然這麼喜歡她,趕緊離婚,好正大光明的成雙成對啊,也不嫌我礙眼?」

誰知道聶錚心裏怎麼想?

封筱筱懶得去想。

「姑奶奶不伺候了!」

手機響起來,竟然是聶錚打來的?

「哈……」

封筱筱嘲諷的大笑,幹什麼?打來想說什麼?聶先生啊,還真是喜歡打一巴掌給個甜棗這種招數!

可是,偏偏這次,她不想接這顆甜棗!

封筱筱直接將電話給掛斷了,手機關機,塞進了口袋裏。

聶錚握着手機,嗯?掛斷了?再撥……關機了?這是,發脾氣了!

。。 將軍府中.

接到白起的通知,楚帝帶着獨孤劍,諸葛亮,四人馬不停蹄趕到軍營外,此時呂布,羅世信,岳飛,李廣,花榮,黃忠六人,已經和八岐大蛇激戰在一起.

其他諸將進入軍營里和蛇幽靈鏖戰在一起,一百零八名蛇幽靈三名首領修為達到武尊境下品,其他人皆是武皇境巔峰,諸將和他們激戰在一起,很快就落入下風,雖不至於被其一刀斬殺,可身上已經佈滿了刀痕.

獵獵寒風呼嘯,空氣中夾雜着血腥之氣迎面吹來,呼呼的來,天穹之下在八岐大蛇的肆無忌憚攻擊下,早已黯然失色,好似末日降臨.

楚帝向軍營里看去,入目是血跡斑斑的大地上,慘不忍睹的屍體,七零八落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汩汩而流的鮮血將地面積雪融化,化為血水向向前流去,遠處火光肆虐不斷.

殺戮的聲音依稀可辨,一場驚心動魄的屠戮之戰,殘忍的將楚軍士兵鮮活的生命奪走.

楚帝目眥欲裂,怒不可遏的聲音響起:「獨孤劍聽令,將軍營中黑衣刺客全部斬殺!「

「這條八頭蛇朕親手斬殺,先斷你一頭再說!「

「唰!「

楚帝身形凌空而起,周身上縈繞着罡氣劍戾,泰阿劍出鞘,數丈長的銀白劍光碎空斬落而下.

「嘶嘶!「

「嘶嘶!「

泰阿劍鋒落下,沒入八岐大蛇一道頭顱上,腥臭的血液狂飆而起,大蛇像是發瘋一樣,瘋狂扭動着身體,試圖想要將泰阿劍甩出去.

只見楚帝空中念念有詞,御獸術釋放而出,他準備先控制八岐大蛇,再見它的頭顱一個個斬落.

御獸術釋放,同時楚帝體內真龍血脈之力綻放,一時之間,虎嘯龍吟聲響起,八岐大蛇瞬間安靜下來,從虛空中跌落下去.身上戾氣和嗜血殺氣好像瞬間被抽離一樣,砰的一聲巨響傳開,八岐大蛇匍匐在地面上,八頭來回晃動着,有些忌憚的注視着楚帝.

「奉先,世信你們去助其他人一臂之力,這條八頭蛇交給朕.「

楚帝凌空一擊便將八岐大蛇制服,眾將震驚不已,聞聲掠動身影殺入軍營中.

酒吞童子,九尾狐玉,大天狗三人見八岐大蛇停止攻擊,回首看去,發現它安靜的趴在地面上,三人視線瞬間匯聚在楚帝身上,眸子中紛紛掠動驚喜之光.

他們前來就是奉命斬殺楚帝,摧毀軍營只是他們任務的一部分,現在楚帝現身立刻成為三人的攻擊目標.

「唰!「

「唰!「

「唰!「

三人掠動身形,殘影連連而動,快如鬼魅,讓人無法捕捉到他們移動的軌跡.

酒吞童子擅長刺殺,嗜血狂殺,好像天生就是為了殺戮而生,只有殺戮才回讓他感覺自己還活着.

九尾狐玉是蛇幽靈中的另類,她本為女兒身,但卻混跡在蛇幽靈之中,並且成為他們三大首領之一,最擅長的是毒術,魅影,和忍術.

至於大天狗,超級忍者,十年前他忍術已經登峰造極,在扶桑帝國無人可敵,相傳他是忍者中最靈活的胖子,手握刺天刃.

如果不是他在十年前銷聲匿跡,怕是現在扶桑武者排名上絕對有他一席之地,至少會和宮本武藏,佐佐木小次郎一樣.

楚帝感應到三股強大的氣息靠近,神情一凝,環顧四周,系統瞬間確定三人的位置,內視之下,他發現腦海中一直有三個紅點在移動.

「熱感應效果?「

「系統升級之後,當真要比以前變態的多!「

楚帝心下駭然,腳尖點地,身形向後退去,手臂大張開來,只見他剛剛站立的地方出現一道炸裂的溝壑.

「影子血衛,纏住他們,讓朕一個個斬殺!「

楚帝將十一名影子血衛釋放而出,眸光停留在酒吞童子身上,一步跨出,泰阿劍鋒向前襲殺過去,疾如風,烈如火,乾淨利落.

「砰!「

一道碰撞之聲傳開,火星四濺,酒吞童子的身形出現,手中戰刀一閃再次消失在楚帝視線中.

「雕蟲小技,朕這就讓你無處遁形!「

「唰!「

楚帝周身上瞬間出現數萬道罡氣劍戾,鋒芒四射的劍氣讓人膽戰心驚.

「馬上現身,朕賜你一具全屍!「

楚帝將萬道劍光釋放而出,朝着系統中的紅點穿刺過去,他本以為酒吞童子必死無疑,可就在劍光襲過之時,顯示酒吞童子的紅點瞬間消失,幾息之間出現數十道紅點.

「分身?「

「不可能,他只有武尊境下品的修為,怎麼可能掌握分身神通?「

楚帝定神注視着面前突然出現的十幾道黑影,他們手執戰刀從不同方向襲殺而來,每個人都是酒吞童子.

「滴,系統提示,當前宿主看到的並非是分身神通,而是酒吞童子的釋放的武技,迷惑天下.「

聽到小賤的提示,楚帝不禁驚訝,這武技迷惑天下居然有如此奇效.

「很好,這套武技朕要了!「

楚帝堅定的自語聲響起,眉頭緊蹙而起,因為此時四面八方的戰刀都要匯聚在他身上.

情況緊急,一切發生在星光火石之間,楚帝沒有絲毫的遲疑,神龍戰天戟從龍戒中掠出,他一手執劍,一手緊握長戟,雄渾浩瀚的聲音響起.

「第八式,狂龍降世!「

「砰!「

「砰!「

「砰!「

劇烈碰撞聲響起,空氣中激蕩起強大的真氣漣漪,楚帝身形向後暴退而去,他隱約感覺到好像修為摸到了武尊境的門檻.

此時.

他體內的真氣更加濃郁,好像上次接受雙龍傳承之後的真龍之氣全部在丹田中爆炸開來,幾息之間流遍他的奇經八脈.

「戰鬥中突破?「

「這種感覺也太爽了!「

楚帝喃喃自語,本來剛才在酒吞童子的攻擊下,他雖釋放狂龍降世,但不可能毫髮無損,怎麼說對手也是貨真價實的武尊境強者.

沒想到在酒吞童子狂暴一擊下,楚帝體內蘊藏的真龍之氣全部爆發,直接助他打破桔梗,一舉有突破到武尊境的可能.

酒吞童子穩住向後倒退的身形,戰刀插在地面上,後背縈繞着濃郁的狂戰殺氣,好像一匹嘶吼咆哮的嗜血凶狼.

「怎麼可能,他這是要突破?「

看着楚帝周身氣息不斷攀升,酒吞童子大驚失色,無法相信楚帝要在對戰中突破境界. 第157章千尋毒發

那人抬起頭,何爺便看到一張不滿汗水的蒼白臉龐,他緊緊捂著自己的肚子,死死咬著嘴唇,嘴唇在不斷的流血,他艱難的突出兩個字。

「解藥」

然後便倒在了地上,疼的打滾。

何爺看著他疼的死去活來的樣子,心裡發顫,趕緊吩咐人把他抬進去,然後從自己懷中掏出一個玉瓶,倒出一顆藥丸塞到了他口中。

見柳青回來,問道,「把主子送回屋了?」

柳青漫不經心的點頭,眼睛卻死死的盯著那個疼的不斷磕桌子的人。

「這……這個癥狀……」

何爺點頭,一臉的凝重。

「跟我們之前的毒一樣。」

柳青猛的回頭朝後院的方向看去,不由瞪大眼睛道嗎「何爺,這個人……」

何爺看著漸漸安靜下來的黑袍男人,眯著眼睛道,「我只是很好奇,他是為何會被主人看上?是主子看上了他?還是他跟我們一樣,不止死活的招惹了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