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3 日

「凍死我了。」中午諾德回來時感覺手都快動不了了,乾脆用身子推開了門,蹲在火爐旁,按耐住了想抱上去的瘋狂想法。

「我哥呢?」一直待在房間里的墨菲為諾德倒了杯熱水。

諾德哆哆嗦嗦地接過熱水:「應該——」

還沒等他說完,臉被凍得通紅的迪亞茲也回來了。

「哥,沒事吧?」墨菲又趕忙去幫迪亞茲倒水。

「沒事。」迪亞茲脫下了大衣,緩緩站到了火爐前,「你那邊怎麼樣?」

「能怎麼樣……就是按照你們之前調查北區那樣,挨家挨戶調查唄……」諾德說道。

為了足夠真實,讓監視他們的人相信平等會真的要在這個有動作,他們真的在挨家挨戶調查情況,把信息都記錄了下來。

「下午還行嗎?要麼我換墨菲跟我出去。」迪亞茲也喝起熱水暖身子。

「不用不用不用。」諾德揮着手,對這件事毫不退讓,「我這當哥哥的人,還能讓個二十歲的毛頭小子去吃苦?」

「你也就比我大兩歲。」墨菲說道。

諾德理所當然地道:「大兩歲也是大,比你大你就該聽我的話,我就必須得站在你前面給你遮風擋雨。」

「哥。」墨菲無奈地看向迪亞茲。

「沒事,既然諾德可以,那我們下午就再堅持半天。」迪亞茲笑着道。

「聽你倆哥的話,安心待在這裏就行。」諾德感覺手不是那麼僵硬了,起身把大衣脫掉,坐在了椅子上,「那我們明天就開始了?」

迪亞茲過了兩秒才「嗯」了一聲:「沒剩幾天了,我們得有所行動。」

「墨菲,到時候就有你用武之地了。」諾德看向墨菲。

「墨菲,去準備些吃的。」迪亞茲道。

「好。」

諾德自己去一旁倒熱水的時候,順路把迪亞茲手裏的也拿了過去:「剛回來就吃飯?」

「我們戲演得再足點會更好。」迪亞茲站在火爐旁,看着諾德倒水,「回來吃個飯就走,政府的人會覺得我們真的很趕時間、平等會真的很趕時間,這有利於加快他們朝這邊調動兵力。」

「咱們三個可真成了活靶子了,這再過兩天,得被多少雙眼睛盯着啊。」諾德走了過來。

迪亞茲捧住水杯:「怕了嗎?」

「怕?」諾德不屑地哼了一聲,「倒也確實挺怕的。」

「呵呵。」迪亞茲笑了笑。

「不過想想,三個人,就替一整個平等會吸引住政府的注意力,就算是死也值了。」諾德豎起三根手指,這三根手指從未在他心中這麼有分量,「我一直覺著自己是個普通人,能在茨沃德市的貧民區里租一個像維拉克那樣的單間,平時不用老是跑他那裏,自己想怎麼來就怎麼來,這輩子就沒什麼好羨慕的了。可一切變得真的挺快的,他成了這麼耀眼的一個人……我也想跟上他的腳步,做些稱得上偉大的事情。」 掛掉電話后,時鳶獃獃地坐在床上,想了許久。

思來想去,她還是決定去看看顧小北。

於是,她起來隨便吃了一點東西,便去了工作室。

一進門,就看到江越坐在電腦前面奮筆疾書,正在寫營銷方案。

「小叔,我就說嘛,我這眼光,絕對沒有錯,你一定會是我的一張王牌。」時鳶愉悅上前,拍拍江越的肩膀,「最近辛苦你了小叔叔。」

蘇清也在休養,顧小北在「潛逃」,時鳶在直播上從不露面,所以這段時間,帶貨的事情,都是江越做的。

大概是因為江越的顏值本就很不錯,加上美顏濾鏡加持,以及從前直播間口碑的積累,這段時間,縱然沒有小北和小也的雙口相聲,營業額比從前也沒差多少。

「我壓力很大啊,不能給你丟臉,而且,直播帶貨對於我來說,是一項新型職業,我很喜歡。」江越給時鳶搬了一把椅子,示意她坐旁邊。

時鳶擺擺手,「我不坐了,我來是跟你說一聲,我想去一趟顧小北那裏。」

「哦?你不怕被孟斐知道了?」江越很是意外地看她。

「哎……知道了就知道吧,與其讓她跟一個沒有未來的人在外面亂來,不如讓孟大哥把她抓回來。」時鳶一臉擔憂地道,「我真沒想到,小北會這麼胡鬧。」

江越則是聽得一頭霧水,然而等他聽完了顧小北的近況后,差點兒驚掉下巴。

「顧小北也是名門貴女出身吧?對伴侶一點兒要求都沒有的嗎?至少不該來路不明吧?遊戲上隨便認識的人,都敢談戀愛?」

時鳶搖頭,「我總覺得,小北是有她的小心思在裏面,我需要好好想想,她忽然告訴我這些的用意。」

「難道是有心透露給你近況,讓你傳達給孟斐的?」江越去縣城裏見過她,思考着道:「當時,我跟她提到孟斐的時候,她眼底有失望流露,被我捕捉到了。我當時不明白,現在看來,或許她是真的失望。」

聽江越這麼一說,時鳶立刻想明白了一些事。

她激動地一拍江越的肩膀,「行呀小叔,不愧是比我們年長,見多識廣啊!我大概明白小北的意思了!」

江越還沒想明白,結果發現時鳶拎起包已經離開了,無奈地笑着搖頭道:「這小妮子,還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時鳶直接去了孟斐的宅邸。

一進門,被管家請進門,首先看到的是陳柔端坐在客廳里,優雅地品茶,而孟斐不見其人。

見時鳶來了,陳柔立刻端起一副女主人的架勢,招呼她道:「小時,你來了,快坐。」

說着,還招呼管家去給時鳶沏茶。

「不用了,我找孟大哥有急事,說完就走了。」時鳶嘴上說着急事,卻是一副不疾不徐的模樣。

陳柔笑了笑,從容道:「阿斐他昨晚累著了,現在都還沒有起床呢,你要是着急,就跟我說吧小時。」

時鳶覺得陳柔這曖.昧不明的話,有些故意,只可惜,她的敵意釋放錯了人,時鳶對此沒有絲毫感覺,也不會因為顧小北是她的姐妹而憤憤不平,畢竟那是別人的感情。

「哦是嗎?看來陳柔姐沒有出力啊,把孟大哥給累著了。」時鳶如今也是騷話張口就來。

開玩笑,她可不是從前那個連接吻都不會的小白了!

陳柔愣了愣,繼而「噗嗤」笑了出來,「小時,你說話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彼此彼此呀陳柔姐,我也喜歡聽你說話,太有趣了!」

時鳶毫不示弱地道,目光直直盯着陳柔,直到把對方盯得心虛,敗下陣來,不自在地別開了目光。

。 老齊卻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一般,腦海里回想的全是剛才蔡儀說過的話。

「八千萬港幣?破港城的記錄?」

然後,劉浩哲回來那天說的話,也都迴響在了他的腦海里。

這個數字……有點熟悉啊?

好像……這傢伙回來那天在車上說過這樣的話。

「我去,這傢伙……那天說的全是真的?」

老齊這下才徹底明白過來,眼睛死死的望著劉浩哲,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哲哥,不,哲爺,你之前真的沒說大話啊?」

「我靠,八千萬的港幣?你太厲害了!」

老齊說話都開始顛三倒四起來了,他整個人跟魔怔了似的,怪不得蔡儀對他這麼尊敬,搞半天……搞半天這傢伙一聲不響的在港城幹了這麼大一件事?

八千萬的票房啊!

這在所有人看來,都是想象不到的。

「我什麼時候說大話了,是你自己不相信我的!」

劉浩哲翻著白眼,老齊也反應過來了,好像……確實是自己一直不信來著。

「你當時那平淡的語氣,誰會相信?」

蔡儀也微微點了點頭,她還是比較明白老齊現在的想法的,畢竟前幾天的自己,在聽到消息的時候,也是懵逼的……

她好歹也在港城待了不短的時間,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她比其他人更明白。

不過,劉浩哲已經不想在這件事上繼續過多的糾纏了,儘管那個記錄和自己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但……劇中的他並不是主角啊。

這樣一來還有什麼值得炫耀的?頂多就是下次試戲的時候,簡歷上多了那麼一筆罷了。

再說,記錄不用來破……還能用來幹嘛?

因此,劉浩哲望著蔡儀直接說起來了別的話題「蔡總,今天親自前來,難道就是為了誇我?」

「這可不是,我找你當然是有正事!」

蔡儀有些沒想到,這樣擁有一個爆炸性新聞的製造者,竟然能做到如此的寵辱不驚,這讓她非常驚訝。

她活了這麼久,也見過不少優秀的年輕人,但想劉浩哲這樣從容不迫的,她還是頭一次見,總感覺……他過於淡定的不像是個年輕人。

畢竟,哪個小夥子擁有了這樣的成績,就算不吹噓一番,至少也該有幾分驕傲吧?

但在劉浩哲身上,啥也沒有。

他應該才二十齣頭吧?

蔡儀不再多想,她從包里拿出了一份厚重的劇本,雙手遞給了劉浩哲「我們公司打算投資一部電影,想請你出演男一號,這是劇本,你可以先看看!」

「謝謝!」

劉浩哲接了過來,掃到劇名的時候,他愣了一下。

《仙劍奇俠傳》!

「這是古裝劇還是……」

「算是古裝劇吧,它屬於仙俠的範圍!」

蔡儀喝了口水抿了抿嘴唇后,接著說道:「這部電視劇是根據一個遊戲改編的,它可以算的上是我們唐人影視最新的示例了,現在在國內還沒有這樣題材的影視劇出現!」

「這也算是開了先例了!」

聽著蔡儀的講解,劉浩哲也時不時的點點頭,事實上,《仙劍奇俠傳》這款單機遊戲他早就聽說過,畢竟在還挺有名的。

不過,這樣一來,電視劇的拍攝難度可就在無形中大了不少。

要是沒拍出符合原著的影視作品,你不但會受到不少原著粉的攻擊外,還有可能對今後的演戲生涯造成一定的損害。

相對的,如果你拍的好的話,那一定會為自己打下堅實的粉絲基礎。

好歹有那麼多的原著黨在呢,這要是拍好了,以後個人的事業也就更好走了。

所以,像這樣改編的影視作品,一直都是利弊共存的。

「蔡總,劇本我能先收下嗎,這部劇我還挺感興趣的,但是……我要看完劇本才能給你答覆!」

劉浩哲的謹慎,反而更得蔡儀的欣賞。

她知道劉浩哲對自己要求嚴格,但是對角色更嚴格,之前沒什麼名氣的時候也沒什麼可挑的,但現在不一樣了,他還是非常在乎自己的名聲的。

不過這樣,才是作為一個演員該有的職業操守。

「可以,那我給你兩天……兩天行嗎?」

蔡儀盯著劉浩哲,臉上也流露出一絲的糾結,她撐死了了也只能給劉浩哲三天的考慮時間,畢竟台城那邊的人也一直在催她。

「不用兩天,我明天下午就能給你答覆!」

「我看劇本的速度,可不慢!」

劉浩哲說完,蔡儀眉宇間的焦慮都緩解了不少,她鬆了口氣說:「那好,我們就這樣定下了啊?」

「好,就這樣定下了,我一決定好,就給你打電話!」

劉浩哲笑著點了點頭,蔡儀見事情都說完了,也就打算起身告辭了。

旁邊的老齊連忙問道:「蔡總,這天也晚了,您要不介意,咱們一塊兒吃個飯再回吧?」

「以後吧!」

劉浩哲和蔡儀不約而同的說到,這下蔡儀望著劉浩哲的眼神變得古怪起來,這還是她第一次被人拒絕,沒想到劉浩哲竟然是這樣的演員。

連客套話都不會說?

「沒有,我打算回去看劇本了,明天好儘快給你答覆……」

劉浩哲解釋完還是覺得不對勁,又說:「今天實在是太倉促了,等過幾天我給蔡總打電話,咱們到時候再好好聊聊!」

「可以!」

蔡儀也不是什麼愛計較的人,既然劉浩哲都這樣講了,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和兩人道了聲再見后,蔡儀就推門而出了。

門外,她的助理已經等了很長的時間。

「哈!」

蔡儀一離開,老齊整個人就攤在了沙發里,像是沒長骨頭似的。

「她的氣場好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