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8 日

「一群蠢貨,就因為一個越吉,爾等難道就不知所謂了嘛?」馬超這時站出來,憤怒叫罵着,「撤,都給我撤。」

馬超在羌人們心目中,一向有神威將軍稱號,更何況這傢伙還有一半羌人血統,在羌人之中自然是有着一定威懾力的。

終於,在他的強制號召之下,羌人們有條不紊撤離,並沒有損失什麼。

當然,這也並不代表袁術就此善罷甘休了,他依然帶着仲氏大軍浩浩蕩蕩向武威郡的姑臧城進攻而去…… 上官千初話音落下。

她回頭看了趙信有足足半分鐘的時間。

從她的眼神看的出來,她的心情還是蠻複雜的。

攙扶著上官千荷跟着老爺子去往病房。

大概五分鐘之後。

她就又抱着長劍跑了出來,眼中是她標誌性的冷漠。

「走?!」

抱着長劍走在前面,趙信跟在她的身後離開。

就在不久之後。

蕭青顏匆匆的跑了出來,在外面看了好幾圈,最終咬着嘴唇,手中握着筆記本和鋼筆失魂落魄的回到急救中心。

江前堤壩。

趙信受邀到此。

其實在趙信看來有許多適合交談的地點。

偏偏上官千初好似對這裏情有獨鍾,當他們來的時候天都已經沉了下來。

兩人默默的坐在堤壩前看着頭頂的一彎明月。

「上官千初。」

趙信歪著頭眼中好似還有些笑意的看了上官千初一眼,旋即驟然鐵青。

「你當我是智障么?!」

這個妖婦,她竟然又買來了一袋罐啤。

「怕了?!」上官千初將啤酒打開,眼神中伴着示意,「你放心吧,上回惡搞你是你之前欺負我,這回你對我有恩,我是不會給你下藥的。」

「我怕你?呸,壞女人。」趙信啐了一口。

「那你倒是喝啊。」上官千初努嘴,趙信抱着獎肩膀,「想都別想,我可是個遵紀守法的人,開車不喝酒。」

「好像沒有代駕似的,怕就怕,裝你什麼裝。」

上官千初嘀咕著也沒有再勸慰,自顧自的抿著啤酒。

「謝謝。」

語氣突然的驟轉讓趙信愣了一下。

他也沒有開口就默默的等著。

足足半分鐘發的時間。

「沒了?!」

趙信歪著頭開口,他還想着後面有沒有其他感謝的話。

倆字。

戛然而止。

「那我還需要說你什麼?」上官千初歪著頭。

「我這可算是不計前嫌,為你太爺爺治病。」趙信抱着肩膀道。

「我知道。」上官千初點頭,「你還想怎麼樣,難道說你想我以身相許?你確定你敢娶我?」

「你是在侮辱誰?怎麼的,我娶了你還怕你打我啊?」

「如果你想每天都提心弔膽的活着,說不定吃的喝的用的上面就有某種毒,你不害怕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跟你同居。」

趙信斜着眼睛看了她得有半分鐘。

自始至終,上官千初就看着頭頂的明月,一口一口的飲著罐中的酒。

「你放心,這份恩情我會記住的!」上官千初低語着,突然間她懷中的長劍破鞘而出,「可是你刻意接近我姐姐,到底是想做什麼?!」

劍鋒瞬間指向趙信的喉嚨。

這一劍快的讓趙信都沒反應過來,等他回過神的時候上官千初已經握劍盯着他。

「你別疑神疑鬼的。」

「我碰到你姐姐純粹是偶然。」

將劍鋒推開,趙信咧嘴解釋道。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

看着上官千初將長劍重新收回到劍鞘中,趙信這才長長的吐了口氣,看着她這萬年不變的裝扮忍不住開口道。

「你天天這麼穿,不怕別人注意到你么?」

「為什麼要注意我,在普通人的眼裏我是在角色扮演。至於江湖中人,我有什麼好掩飾的。」上官千初語氣冰冷道。

「說的也是。」

輕輕聳肩,兩人之間就陷入沉默。

趙信歪頭看着她懷中的劍,打破了沉默。

「你到底是幹嘛的啊。」

「殺手!」

「殺手?」

趙信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這麼嬌滴滴的姑娘,儘管性情冷淡了些,可顏值絕對是頂到天了。

放在大街上。

不知道得讓多少人回眸眺望,視為心中的女神。

殺手!

怎麼看跟她都不太搭配。

就是趙信突然間又想到她剛才說的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給你撒點毒,貌似又有些符合她的職業。

「別想太多,我的目標都是江湖中人。」上官千初解釋道。

「你對江湖很熟么?」趙信跟着開口。

「還可以。」

「那你知道這段時間,江湖上有哪個家族正在面臨繼承人繼承問題么?」趙信皺着眉毛詢問。

多問問說不定就能得到意外的收穫。

「不清楚。」上官千初看了趙信一眼,「以後我會注意一下,有發現的話我會通知你。」

「跟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心。」

就在這時,上官千初的手機突然間震動。

她眯着眼眸看了半晌。

就將手機重新放回到口袋。

「我有任務。」上官千初有些惜字如金的開口,「別打我姐的主意。」

留下最後的威脅,就看到她縱身一躍從黑夜中消失。

趙信莫名奇妙的看着她的背影。

他也沒怎麼呀!

幹嘛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足足提了兩回。

她太爺爺的病症問都沒問。

姐控?!

看了眼堤壩上的啤酒。

全都喝光。

「也不收拾收拾。」

趙信嘀咕著將啤酒罐全部裝回到膠袋,隨手扔到後備箱就往學校趕。

回去的路上。

他就總感覺剛才有些不太對勁。

十分鐘!

提兩次她姐。

十分鐘。

突然間趙信眉宇一鎖。

我靠!

這姑娘有毒吧。

趙信開車跑到那碰到高峰足足跑了兩個多小時,待了不到十分鐘就跑了?

皺着眉毛長嘆了口氣。

就在這時,趙信車的前面突然間鑽出來個青年。

這青年來的實在是太突兀。

沒有任何徵兆,就像是憑空出現在他這似的,他想要踩剎車都來不及。

咚的一聲撞了上去。

趙信就看到那個青年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弧線趴在地上。

趕忙解開安全帶下車。

趙信的頭都跟着嗡嗡直響。

他撞人了!

剛剛他的車速也不算特別快,應該不會被撞死吧。

「誒,哥們?!」

趙信緩緩的走上前,手輕輕的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半天也沒動靜。

趙信就又摸向青年的手腕。

突然間。

趴在地上的青年一個鯉魚打挺就跳了起來,這突然來的迴光返照給趙信嚇的都一哆嗦。

旋即,趙信就看到滿臉是血的青年直勾勾的盯着他

「要不……」

「大哥,放了我吧。」被撞的青年噗通跪在地上,「我也不是故意撞你車的,我就是個窮學生,真賠不起。」

「啊?!啊?」

趙信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青年。

「你剛才說什麼?」

「真的很抱歉,我把您的車撞壞了吧,您看……」青年從口袋中摸索出兩個鋼鏰,「我賠你兩塊錢,行么?」 「這個蛇血水真的能增加內力嗎?」

劉勇是正經拜過師的,雖然練的只是尋常的外家功夫,但是關於內力的事,也聽過一些。

「你全喝了,試試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