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站在高空中的月神,瞳子裏,卻始終含着一片冷冽的月華!

於尊囁嚅道:「姐姐,為何會恨木子!」

月神靜靜地望着於尊,臉上漸漸地覆上了一層憂楚,道:「因為,他是……我的至親之人!」

「哦?至親之人?」於尊一臉駭然地望着月神,道。

「對!他是我的弟弟!」恍惚間,月神的瞳子裏,漸覆滿了憂傷,她低頭俯瞰着腳下的那片世界,突兀的,心底生出了一分恨意!

。。 結果,陸江又是婆婆媽媽的叫住了喻色,「喻小姐,你現在就看比較好。」不然,耽誤事呀。

看了,就能給墨靖堯洗脫冤屈了。

這樣,面前的兩個人就能繼續的塞他滿嘴的狗糧了。

雖然吃撐了也不舒服,但是總比他不作為的被墨靖堯給扣了績效獎來的舒服。

「什麼東西非要現在看?」喻色好奇的打開了手裏才拿到的文件夾。

然後,幾十張A4紙就到了手裏。

複印件。

全都是複印件。

每張複印件上都是轉帳記錄。

轉出的全都是同一個帳號。

但是轉入的卻全都是不同的帳號。

而在那轉入的不同帳號的旁邊,不是寫着某某某的父親,就是寫着某某某的媽媽。

再看轉帳金額,喻色只數了一次就震驚了,居然每個轉帳金額全都是一百萬。

1的後面全都是7個0。

幾十張下來,那就是幾千萬。

這人花了幾千萬就為了把同大的錄取線提高把中大的錄取線降低,然後讓她錯過同大?

看着轉出帳號的名字,她有些懵。

楊誠。

這名字有些熟悉的感覺。

「陸江,楊誠是誰?」

「楊安安的父親。」陸江眼看着墨靖堯沒有阻止他說這些,那自然就是要他繼續說下去。

喻色的身子一顫,手扶在了鐵門上,「怎麼是楊叔叔?這不可能,安安那麼喜歡同大,他應該讓安安考上同大才對,陸江,你一定弄錯了。」

身為楊安安的父親,花了三千多萬就為了把女兒送到一個更差的學校?

這怎麼可能?

喻色最早就是懷疑墨靖堯。

後來,靳睜,蘇木溪和靳承國,甚至於連墨靖勛和老太太都懷疑過,卻獨獨沒有想到這個人居然是楊誠。

這太過匪夷所思了。

她不相信。

怎麼都不肯相信這是真的。

她和安安兩個人研究了那麼久大學,而兩個人從還不知道分數開始,一心一意要去的就是同大了,沒想到,她們兩個人的夢想,居然被楊安安的親爸給改變了。

這個答案,是她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她怔在那裏,看了又看,反正,就是不相信。

「喻小姐,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這都是我查了之後的結果,至於楊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可以直接去問他,也可以等我繼續查出事實真相再告訴你。」如果不是時間太趕,墨靖堯趕着去救喻色,他絕對把楊誠的動機查出來的。

喻色抬頭看陸江,「你確定這些都是真的?」

反正,她還是無法相信楊誠會花掉三千多萬把女兒送到一個更差更不好的學校。

「確定,我親自奉命去查的。」說着,他看了一眼墨靖堯,「同大的事,真的不是墨少做的,你真的冤枉墨少了。」拿着墨靖堯的薪水,他必須要給墨靖堯正名。

這也是身為特助必須要做的。

「謝謝,我知道了。」喻色再看了一眼手上的複印件,一時間有些慚愧了,轉身就對墨靖堯道:「對不起。」

是她錯了,是她誤會了墨靖堯。

她錯了,她就道歉。

不然,她會鄙視自己的。

「就只這樣?」墨靖堯突然間前移,頃刻間就到了喻色的身前。

然後,他濃濃的男性氣息就籠罩住了喻色。

喻色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了,「你……你離我遠一點。」

只是這一句,聲音若蚊蠅般,低的連她自己都聽不清。

「不離。」

「墨靖堯,你欺負我。」喻色耍無賴了。

「是你欺負我,明明不關我的事,你冤枉我,嗯,道歉不能用嘴說的,要用其它的方式。」墨靖堯微一傾身,就把喻色圈了他與門之間那窄窄的空間里。

喻色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突然間的轉身,一下子就拉開了門,衝進了樓里,「我才不要。」

墨靖堯想用什麼方式,他雖然沒有給出直白的答案,可是喻色知道。

全都知道。

他所謂的方式,就是做只給她留一條底線的那種事情。

他腦子裏想什麼,她剛剛立刻就感覺到了。

墨靖堯看着兔子一樣驚跳嚇跑的女孩,低低笑了一聲,然後隨着喻色走進了樓里,只聽「嘭」的一聲響,就只把陸江關在門外了。

喻色飛也似的衝到了電梯門前。

沒想到電梯現在全都在運行中。

她低着腦袋等電梯的時候,墨靖堯頎長高大的身影已經倒映在了電梯門上,「小色,真的不是我。」

「我……我知道。」喻色絞着衣角,局促的應了一聲。

這個時候,她更應該猜想的是楊誠為什麼把她和楊安安錄取到了南大,而不是滿腦子的全都是墨靖堯要求她的另類的道歉方式。

可,她就是忍不住的腦子裏全都是那天晚上的場景。

越想,越是臉紅。

越想,越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小色,你臉怎麼那麼紅?怎麼了?想什麼呢?」不想,墨靖堯根本不肯放過她,這麼等電梯的功夫,絕對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想問什麼就問什麼。

喻色都恨不得把頭垂到小腹上了,他能不能不要再提他那晚乾的好事。

她羞。

「叮」,電梯門開。

有人走了出來。

喻色正要走進電梯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不想電梯里的人就停在門上不動了,「墨先生墨太大好,好久不見,墨先生這是去接墨太太下班了?」

二十七樓的方姨。

喻色記得。

「我……是……是的。」喻色只想越過方姨進電梯。

奈何方姨就站在門正中,笑看着墨靖堯和喻色,「鄰居住着,哪天去我家裏串門。」

「好的,謝謝方姨。」墨靖堯是絕對禮貌的道謝。

「改天我包餃子給你們送過去,就喜歡小兩口這樣不吵不鬧好好過日子的,年輕人的典範呀……」

喻色耳根子更紅了。

很想糾正方姨他們不是小兩口。

可是上一次就沒澄清自己與墨靖堯的關係,這一次要是澄清的話,這個方姨絕對認定她是在描,然後最後的結果就是越描越黑。

「墨先生,你太太真可愛,你們結婚這麼久了,孩子都快有了吧,瞧瞧,就說你們是小兩口,她居然臉都紅了,哈哈,墨太太真可愛。」

。 辦公室並不隔音,透過緊閉的房門,談話聲從裏面傳來。

「韓總,現在看來那邊已經放棄調查韓笑之死了,沒了她的壓迫,倒是讓你我合作少了許多阻力。下一步的合作,韓總是否已有打算?」

「當然,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你也清楚,我要的是什麼!」韓墨陽笑着說道。

「褚氏……」

門外,秦舒聽着覺得不對勁,看了桑助理一眼,想說她們是不是應該避嫌。

但桑助理一臉淡然,絲毫沒有任何波動,顯然早已是習以為常。

她也只好站在原地,聽着裏面關於韓褚之爭的謀划。

過了一會兒,談話聲終於結束。

秦舒鬆了口氣的同時,門打開了。

一襲西裝革履的男人邁著沉穩的步伐走出來。

「褚二爺。」桑迪笑意淺淺地開口,站在身旁的秦舒也只能硬著頭皮打了聲招呼。

首發網址et

想到自己剛才聽到的那些話,她心裏對褚洲就有種古怪的感覺。

「秦小姐。」褚洲停下腳步,目光落在秦舒身上,帶着打量。

桑迪很會看眼色,先一步走進了辦公室里。

「你已經入職韓氏了?」褚洲看到了她胸口的工作牌。

秦舒點頭,「是的。」

「那我剛才和韓總的話……你都聽到了?」

「我剛來韓氏,沒想到這裏的隔音效果這麼不好。」秦舒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褚洲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說道:「你會把這件事告訴臨沉嗎?」

秦舒一怔,隨即笑容收斂,正色道:「為什麼要告訴他?這是你們的事情,我和他以及褚氏,早就沒有任何關係了。」

就算知道褚洲和韓墨陽合作,要對付褚氏集團,秦舒也不覺得這事情跟她有關。

她沒興趣卷進去。

本以為聽到她的回答,褚洲應該就放心了,沒想到他反而眸色暗了暗,隱約有一絲不悅。

不過他臉上仍是溫潤的神色,讓人看不出太大的異樣來。

「我們以後會常見面。」他留下這句話,也不去管秦舒怪異和不贊同的表情,轉身離去。

秦舒想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索性先進去見韓墨陽。

「秦舒,歡迎你加入韓氏。」韓墨陽坐在老闆椅里,含笑地看向秦舒說道。

「韓總,你找我有事?」秦舒直奔主題。

「你剛才和褚洲也見到了吧?我非常感謝你願意為我們保守秘密。」

話雖如此,他的神情之中,秦舒並未感受到真誠的謝意。

顯然,韓墨陽的話還沒說到重點上。

她淡淡地抿著唇,雲淡風輕地看着他。 容廿九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眾人聞聲看去,見它長的醜陋又嚇人不免又是一頓亂嚷,它一路卷著尾巴滾到余長安腳邊停下,順著她的衣裳就爬到了她肩膀上,緩了一口氣方說:「我把辛老前輩帶來了。」

「嗯,做得好。」余長安敷衍的誇,知卿也附和:「看在你立了功的份上我便獎賞你一頓吧。」說完跳起來扯下容廿九就跑去一邊將其按在牆上一頓揍:「離我娘親遠一點!」

余長安盯著顧黛滿腦子都是燥悶:「所以我白白放過了孟放那個品質好的氣?」

冷簾點頭:「按道理來說是這樣不錯,但他還是凡人之體,沒了那道精魄護心怕是活不了幾天的。」

「算了,我瞧那老道長人挺好,品質差就差吧,總比沒有的好。」余長安嘟囔著,收了氣后一改臉上顏色,對著林少聰便道:「如今我要拿的東西已經拿到了,你們這樁仇事還是自己了斷的好,你要殺要剮都可以,我以鎮國王的名義為你作保,不會讓你因為這件事吃一點官司。」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