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的確,思語能理解周鑫的難處。她來自二線城市,但好歹也是省會城市,經濟比較發達,工作也還好找。周鑫卻是三線小縣城裏考大學出來的,她好不容易留在北京,工作也還不錯,又怎麼可能再回到同樣的原點,去她前男友那個三線城市生活,即使能湊合找個工作,估計掙的還沒她在北京花的多。所以,她根本不可能為了一個,去放棄現在的工作和生活。

差不多年齡的人,男生比女生考慮問題總是更現實。女生可能覺得,只要這個男生是自己喜歡的,對她好,人品沒什麼問題就好,其他問題都是有辦法解決的。但男生不一樣,想的東西總是更長遠,考慮的現實問題也更多。價值觀上存在較大分歧的人,感情也很難長久。這就是飛哥說過的,在北京談戀愛倒是不難,但走到談婚論嫁卻不容易。

記得很久以前,飛哥跟思語說過一件事,他說他有時候喜歡做點投資賺賺外快,當然不是每個項目都是穩賺不賠的,很多都是風險與機遇並存。嫂子是專業做投資這行的,她的判斷和經驗通常更可靠,有時候她甚至會直接告訴他,這個項目有風險,她不看好。但只要飛哥執意要投錢去做,哪怕他只是為了圖個痛快,嫂子也會鬆口同意,就當是讓自家老公交個學費或者買個教訓好了,吃一塹長一智也未嘗不可。

也就是從這件事中,思語明白了,男女朋友、夫妻之間只有三觀一致,感情才能長久。否則,就只是讓自己和對方都變得很痛苦。感情本來就是很複雜的事,不是兩個人互相喜歡對方就可以了,如果彼此認可的不是一樣的價值觀,久而久之,對誰都是一種煎熬。

「嗨,都過去了哈,別想這些了。三觀不一致,沒必要勉強自己。你沒有義務為了他去放棄屬於你的東西,本來也不是每段感情都能走到最後,凡事朝前看。」思語安慰地說到。

「其實也沒啥,都過去了,不想這些了,看電影太投入,有點入戲太深了。」周鑫說到,她就是這樣的,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

「我先洗澡去了哈,進來拿衣服的,不知不覺又跟你扯這麼久。」思語對自己都無語了。

「行,你快點哈,出來叫我一聲,我也得收拾收拾。」周鑫回應到。。原來做這墓主人曾經是一個小國的公主,而門口那位所謂他的將軍,就是他的貼身護衛。

公主前半生無憂無慮的生活,直到她成年之後,事情才變得不一樣了。

作為公主的資質特別好,從小便有很強的修鍊天賦。

再加上這個國家只有她一個公主,並沒有其他的王子,所……

《丹道至聖》第六百一十五章過往 老皇帝一直沒說話,簡夕卻不想跟他在這浪費時間,直接挑明了問他道「不知陛下到底叫侄媳來有何事?」

「這就是你對天子的態度?」向來被尊崇的皇帝對鹿瑟的態度很是不滿,看向她的目光也帶了幾分冷厲「果然是鄉野出身的丫頭,真是沒教養」

「教養這東西也是要分人的」

簡夕意有所指的看著老皇帝道「跟自己的仇人還要客客氣氣的話我怕是會被我族人的怨靈折騰死吧?更何況……」

「你……」

鹿瑟頓了頓,對老皇帝的話沒什麼反應卻又帶了幾分譏誚反問道「更何況若說教養陛下又覺得自己多好呢?搶奪他人之妻、為一己私慾滅人全族、為權力殘殺兄弟手足,哦一直覬覦著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的陛下又是怎麼能如此平靜地說出『教養』這兩個字的?」

「你……」被掀老底的老皇帝憤然起身,看著鹿瑟的眼睛幾欲噴出火來「你放肆!」

「放肆?」鹿瑟冷冷一笑施施然地起身,那雙往日里寫滿了無辜與孺慕的眼睛此刻帶滿了嘲諷與冷意「這就是放肆了?」

「你就不怕朕殺了你?」

「怕嗎當然是不怕的,陛下不是還指著靠我解決你的詛咒的嗎」鹿瑟微微一笑,看向老皇帝嘲諷道「陛下既然有求於人那就要有有求於人的姿態啊~」

「你……你知道我找你做什麼?」

「不然呢?」鹿瑟看著他微微一笑,笑意卻不達眼底「陛下最近殺了那麼多的人不知道午夜夢回的時候可曾有人來找你索命啊?」

「……」

「阿瑟你有辦法解決這件事的,對吧?」沈珏看不下去了,打斷了鹿瑟還要繼續的嘲諷「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不行嗎?」

「你覺得過得去嗎?」鹿瑟沒看沈珏,反而看向老皇帝「要我解決你的問題也不是不行,我有個條件——我要你下罪己詔,把你當年所作完完整整、清清楚楚的寫出來,誠心地向我的族人、親人乞求原諒,若是他們願意原諒那我自然會幫你」

「那他們若是不願呢?朕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那陛下就等著詛咒吞噬你啊」鹿瑟沒什麼所謂「反正都是丟面子,就看陛下是怎麼選了」

「那陛下就等著詛咒吞噬你啊」鹿瑟沒什麼所謂「反正都是丟面子,就看陛下是怎麼選了」

鹿瑟說完就準備離開,突然又停了下來笑眯眯地看著老皇帝道「陛下不要想著威脅我,安王府的人怎麼說也是你唯一的親緣了,陛下若是自己都不在意的話我自然也沒什麼所謂,當然如果你不怕在史書上再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的話我是沒什麼意見的」

鹿瑟的笑容很無辜甚至有些可愛,但說出來的話卻讓老皇帝如墜冰窟。他駭然地看著鹿瑟,似乎是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一眼就看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人是傳說中那平靜、祥和的九色鹿!可事實便是如此,鹿瑟不僅是九色鹿也是這世間唯一的一隻,也只有她有可能能解決自己的問題,可真的要按她說的做嗎?

簡夕不管老皇帝在想什麼,看了一眼神色變幻的沈玦之後便慢悠悠的走出了御書房。

外面陽光明媚,掉落在琉璃瓦上的陽光像一隻只金色的蝴蝶在瓦上翩翩起舞,侍衛身姿筆直的佇立在各個入口守衛著皇城這個龐然大物的安寧。簡夕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底的異樣卻猛地皺起了眉「這皇城裡的死氣也是夠夠的啊,看來電視劇里也沒白演」

十六罕見的沒有接茬,反而一臉莫名的提醒簡夕道「你有沒有覺得你忘記了什麼?」

「嗯?什麼?」簡夕不明所以的回望十六「我忘了什麼嗎?」

「你說呢?」

「……」

簡夕緩慢的眨了眨眼睛,慢慢的試探道「是沈珏?」

「不是」

「難道是我剛才的表現不好嗎?不可能啊,我看小說里都是這麼描寫的啊」

「……」十六看著一臉疑惑還在嘀嘀咕咕的簡夕狠狠地吸了一口涼氣,他生怕自己一個人不住炸了這個不靠譜的宿主,他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宿主,你忘了鹿瑟的母親了嗎?」

簡夕的嘀咕聲戛然而止,她眨了眨眼睛有些心虛道「啊這個……」

「忘了對吧?」

「咳那什麼……我想提來著結果一激動就……」

「就給忘了?嗯?」

「嗯」簡夕心虛低頭,小聲道「現在回去不太合適,我都說成那個樣子了現在回去會被老皇帝笑話的」

「……」

十六沉默地看著簡夕,不發一言的模樣極具壓迫感。簡夕心虛道「那要不然我們兩個去老皇帝的藏寶庫里走一走?」

「你知道藏寶庫在哪嗎?你知道藏寶庫有多少人在看著嗎?你知道藏寶庫里有多少機關嗎?」

簡夕:「額」

十六微笑著看著簡夕「你都不知道你就說你要去,你是去送死呢還是去送死呢?」

「……」

「宿主,你脖子上的那個玩意是你用來當擺設的嗎?」十六很是無語,對自己家這個時不時就要犯回傻的宿主很是無奈「咱做事情之前能不能仔細思考一下,不說三思而後行咱能不能思考一下,你不能就這麼一腔孤勇的就上了啊!」

「這不是有你在的嘛」簡夕小聲道「雖然你經常不靠譜但在一些大事上還是很可靠的,更何況你也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出事的,不是嗎?」

「你這是在威脅我?」

「啊?我沒有啊」簡夕一臉無辜「這叫威脅嗎?」

「……應該、可能、也許不是」

「我覺得是」

「那是你覺得又不是我覺得」簡夕不滿道,突然覺得跑了題於是緊急叫停這個沒什麼營養的話題「好了我們跑題了,那現在我話已經說出口了反悔也來不及了,只能尋別的法子了」

「別的法子?我警告你啊:偷你是想都不要想的——就你那點能耐,怕是還沒有靠近大門就被人家給發現逮起來了!」

「不是,你能對我有點信心嗎?」

「你覺得你做的哪一件事可以讓我放心?」

「……」

「難道不是嗎?」

。 少年望着陸謙,瞳孔呈豎狀,像是一個兇殘的野獸。

與此同時,驚人的血腥之氣撲面而來,隱隱化成一條蛟龍。

另一邊,三四個青年發現這邊的情況,紛紛圍了過來。

“老雜毛,趕緊滾出去!這地方不是你來的。”

少年喝罵道。

少年們紛紛鼓譟起來,有些人摩拳擦掌,似乎要出手教訓陸謙一頓。

“殺了他!”

“停!”

嘩啦!

遠處傳來一聲大喝。

六條金鱗蛟龍拉着瑪瑙馬車踏空而來。

車上下來一個白金龍袍、頭戴金冠的英氣青年。

“小兔崽子,別驚擾了貴客。”羽民罵道。

“太子大哥,這是誰?”剛纔的青衣少年問道。

“這是陰景天宮的主人酆都道人陸謙。”羽民爲衆人介紹,隨即指着剛纔叫囂的青衣少年,“這是夔龍將軍的弟弟。”

“原來是酆都,聽說你殺了虎頭道人。”

這時,天邊又飛來一輛馬車。

拉着馬車的蛟龍身上鱗片像是一塊塊青色龜甲,頭顱無角,猶如烏龜的頭顱。

馬車下了一個肌肉虯結、手腳粗大,身披虎皮的大漢,剛纔的聲音便是由他發出。

這個人眼神上下審視着陸謙,似乎有些不屑。

“這位是通天龜龍將軍。”羽民介紹道。

陸謙朝對方點了點頭,對方沒有迴應。

“看起來不咋地啊。”

又一個頭上長着騎牛角的蛟龍飛了過來。

“靈犀校尉犀象。”

羽民一個個介紹道。

作爲的御龍山的太子,這些都是他的班底,各個修爲不俗,血脈強大。

看着陸謙沒有說話,衆龍更是嗤之以鼻,要是氣不過打一架,哪怕打輸了都比當縮頭烏龜值得尊重。

陸謙並沒有理會,而是打量這些蛟龍異種。

這些蛟龍的品種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不過想想也是,蛟龍本身就是真龍和其他血脈的雜種,真龍生性好***配出這些也不奇怪。

不過這真龍也太飢不擇食了吧,犀牛和烏龜都能下得去手。

難道他們手上有一條真正的龍?

陸謙心中閃過這一個念頭。

儘管可能性微乎其微,不過也不是不可能。,

龍族是等級分明,組織嚴密的族羣。

每條真龍都有族譜姓名,以及血脈來歷。

每一條真龍失蹤都會引起龍族高層的關注,一般人不可能無聲無息將一條真龍奴役。

不過,要是做得嚴密一些,也不是不能抓一條過來。

修士注重利益,只要有足夠的利益,沒有什麼是不能冒險的。

陸謙是沒有渠道,不然都想抓一條真龍鎮壓酆都山。

一行人寒暄一陣,隨即坐上羽民的馬車。

“羽民兄弟,御龍山的道友似乎對我有意見。”

來到馬車上,陸謙直截了當說出自己的疑惑。

自己也沒有招惹這幫人。

要不是和羽民認識,他早想把這幫人教訓一頓。

羽民苦笑拱手,說:“並非特意針對道友,而是針對所有外人。”

龍族生性驕傲,蛟龍也是如此。

他們崇尚武力,敬重強者,特別是體魄強大,剛猛無雙的猛人。

他們不看地位和身世,想要獲得他們的敬重,唯有通過武力。

“他們想和道友切磋也不是特地針對,御龍山不禁武力,提倡切磋。即便他們輸了,也不會生仇結怨。”

“原來是你們這邊的習俗。”想到這裡,陸謙看向羽民,“我倒是有些技癢,麻煩兄臺安排一場。”

“哈哈,道友身爲一宮之主,何必跟小孩子計較。”

羽民還以爲陸謙跟剛纔的青衣少年過不去。

“非也。”

“難道是通天龜將軍?有意思,我這就安排。”羽民奇道。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