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月卿第二天醒過來想繼續當她的米蟲,卻被郭公公拉起來說要帶她去晏城。

晏城富庶,可那也是戰前的事情了。現在被毀得不成樣子,死傷無數不說,城中基本上都是沿街乞討的難民。

可就這樣一座城可能要再經歷一次重創。

晏城現在就在兩軍的邊界,現下徐國和北翟隨時都可能再打起來,到時候晏城還要經歷一次生靈塗炭的浩劫。

月卿實在想不明白,都這種時候了,郭公公為什麼還要領著她去晏城那種地方?

「必須今天去嗎?」月卿揉了揉惺忪睡眼。

「嗯。」郭公公並沒有多餘的解釋。

月卿撇了撇嘴,也沒說什麼反對的話。

其實去兩軍對壘的戰場,才有利於完成天命大大給她的任務。

只不過想去是一回事兒,郭公公主動帶她去又是另一回事兒。

就這麼想讓她跟著他一起陪葬?

「屆時醇親王也會去。」郭公公又加了一句。

月卿挑了下眉,心道:「難不成讓這廝看出了什麼?」

郭公公瞧她怪異的神色,也猜測她又在動什麼歪腦筋,「有一場大戲,不去現場看就可惜了。」

月卿聞言頓時喜笑顏開,畢竟誰還能不喜歡看熱鬧不是?

兩人坐上馬車,郭公公卻問了她一個奇怪的問題:「這肉身若是殘破了,你的靈魂還能逃逸出去嗎?」

月卿點頭道:「自然是能的,只要不傷及靈魂我都可以隨時抽身的。」

「那就好,那就好……」郭公公說這話時,似乎有萬幸之感。

「你的意思是說,這次去了我們肯定會有生命危險。或者說徐國舉國上下都有危險。」

月卿想著,這徐國都要滅國了,傾巢之下安有完卵?他們這些舊臣自然能剿滅的都剿滅。

郭公公保證道:「我會盡最大能力護你周全。」

「好,我信你。」月卿笑著應道。

要說去晏城卻是出奇的快,這徐國城池被吞併大半,剩下的幾座城池自然距離也小了許多。

不過行了三天就到了晏城。

知道城中的情況應該很慘,但遠不及親眼看到時的慘狀。

那是真切的餓殍滿地,月卿甚至能看到許多遊魂竟然在斷壁殘垣之間遊盪,那死狀也都慘烈異常。

雖是改朝換代都會經歷這種時期,可月卿也起了不忍之心。

天命大大果然是天下最硬心腸的人吧?嗡~~

陳浮生頭頂的墟虛鼎,頃刻作出彌補。

藏於鼎內的燭陰族寶鐲,噴濺大量洪荒靈藥靈屑,瞬間化為滾滾原始精氣,覆蓋陳浮生周身上下。

丹血道身亦是觸一發而動全身,在陳浮生受到反噬的同時,無窮血色綻放開來。

一時間,九道符籙竟被強行扭轉!

陳浮生剎那清醒

《劍開福地洞天》第232章誰是黃雀誰在後 最終陳克什麼都沒說,拿著假條離開輔導員辦公室,去找本專業的授課老師們。

一直忙到中午,請假的事情才算全部搞定。

陳克坐在食堂里,一邊吃飯一邊思考自己的病情。

「根據齊院長的判斷,我的病情突然嚴重惡化,排除其餘外因,最大的可能就是我做的那個噩夢。」

「在夢中被殺死十幾次,而且每一次死亡的痛感都無比真實,斷頭、割喉、穿心、腹部中刀、斷手斷腳……就算是個正常人都有可能被搞得精神崩潰,更何況我本身就有病。」

陳克一邊思考一邊大口吃飯,努力讓自己不要將注意力過多地投入到回憶中。

「噩夢在一周前就做過一次,一周后又來一次,那有沒有可能下周還會做一次?」

剛產生這個念頭,陳克心裡突然升起一種奇妙的感覺,常年研究心理學的經驗讓他迅速將這種感覺歸類——這是心理暗示。

而暗示的內容是:

「七天後,噩夢還會來!」

陳克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被種下了如此強烈的心理暗示。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超自然力量?」

雖然陳克自己擁有類似於超能力一樣的『超快感』,但他一直相信科學,從不信玄學,但詭異的噩夢和此時詭異的心理暗示還是讓他的世界觀開始動搖了。

「如果真的有超自然力量也好,至少我的病說不定就有救了。」

陳克這樣安慰自己。

「第二次噩夢讓我的大腦只剩下一年壽命,再來一次恐怕要直接死在夢裡。」

想到此,陳克深呼吸,平穩心態,不因為這件事過度緊張或者焦慮而導致注意力開始集中。

幾分鐘后,思考繼續:

「所以比起湊錢做手術,現在最緊急的應該是解決這個噩夢,否則的話我可能下周就死了,還談什麼手術?」

由於沒法全神貫注地思考問題,陳克用了好一會兒才理清自己的思路: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反覆做同樣的噩夢大概率和情緒相關;情緒低落、抑鬱、心理壓力過大或者受到了什麼重大的刺激等等,但是在做噩夢之前我的情緒一直都很穩定,定期的心理測評結果也非常良好,從常理來看是不可能做噩夢的。而排除掉這些因素,我暫時想不出噩夢出現的原因。」

鑒於自身的特殊疾病,陳克需要有極強的自控能力才能防止自己進入『超快感』狀態,而當他進入『超快感』狀態后,靠外力是很難打斷的,同樣需要他自己脫離那種狀態。

無論是自控力,還是從『超快感』中脫離,都需要極強的個人心理素質,所以陳克從懂事起就在醫生的幫助下進行心理層面的自我治療,同時也自學了很多和心理相關的知識。

這就是他選擇心理學專業的原因,而且在入學前他在這方面的造詣就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的心理諮詢師和醫師!

論對個人心理的管理和調控能力,就算放眼全世界,陳克都是最頂尖的那一檔次,否則他活不到現在這個歲數,所以只要能找到噩夢出現的原因,陳克有信心能夠從源頭上解決這個問題。

但偏偏這次的噩夢出現地太過詭異,陳克完全找不到原因,自然也就無從下手。

「既然阻止不了噩夢的發生,那就只能在噩夢發生時進行反抗。」

陳克緊緊握住手中的筷子,確定了唯一的解決辦法。

他做的噩夢非常真實,就像是身處另外一個空間一般,他現在都能清晰地記得噩夢中發生的一切。

在噩夢中,對方手裡有刀,他的手裡同樣有刀,雖然他無法在夢中幻想自己擁有超能力或者別的什麼武器,但他至少可以用刀反擊。

「現在想想,我在夢裡之所以每次都被對手輕鬆殺死,不是因為對手的速度和力量強過我很多,只是因為我完全不會用刀而已。」陳克喃喃道。

事實上別說用刀,他從小到大連架都沒打過幾次,畢竟別人情緒上頭最多把人打傷,而他情緒上頭,很可能停不下來,然後不死不休……

「如果我學會了用刀,是不是就有機會阻止對方殺死我,甚至反殺對方?而只要沒有了多次死亡帶來的痛苦,我的大腦應該就不會再受到損傷了吧?」

這是陳克目前能夠想到的唯一的解決方法:學會用刀,然後在夢中反抗。

聽上就像是神經病一樣,但二十年異於常人的人生早已讓陳克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個世界上有些事你就是無法理解,但又不得不接受。

思考好這一切后,陳克端起餐盤離開座位,隨後從食堂走了出來。

就在食堂大門的旁邊立了一幅一人多高的海報,上面是一個人穿著黑色的護甲,戴著面罩,手持鋼製長刀對準前方的照片。

「兵擊社歡迎你!」

海報的左上角寫著這樣幾個大字。

看到這個海報,陳克目光一凝。

對他來說,要學用刀,學校的兵擊社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因為兵擊社——不收學費。

……

夏日炎炎,陳克走在校園內的林蔭大道上,耳邊傳來陣陣蟬鳴。

此時迎面走來一群男生,不少人穿著棉甲,拿著劍道面罩和冰球手套,而且人人手裡都拿著一把武器。

這樣的造型引來沿途所有人的矚目,陳克看著這些大熱天還穿著厚重棉甲的男生笑了笑。

出於專業性的原因,他非常能理解這些人的心理,和雄孔雀開屏吸引雌孔雀是一個道理。

穿著像是鎧甲的衣服,手裡拿著兵器,看上去確實會很帥氣,很有男子氣概,而走在這條林蔭大道上的女生也確實很多。

這些人是京大兵擊社的成員。

兵擊,「史實兵器格鬥運動」的簡稱,在廣義上可以理解為『用冷兵器搏擊』,包括了從古至今任何形式的冷兵器格鬥與技藝。

放到現代,可以理解為在保證安全的條件下最大限度還原古代真實冷兵器格鬥的一種運動形式。

十幾年前兵擊運動就在華國出現了,但是在近幾年才迅速興起。

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國家在2023年開始大力扶持,推廣兵擊運動,甚至將兵擊列入了高考加分項。

到如今的2030年,兵擊運動已經成為了時下最流行運動的之一。

各大高校幾乎都有自己的兵擊社,吸引大學生們接觸兵擊。

京都大學的兵擊社在全國都很有名氣,實力強勁,三年前還拿過全國高校兵擊大賽的冠軍。

所以陳克想學怎麼用刀,直接報名加入京都大學的兵擊社是最方便的,可以得到很專業的指導。

當然,最關鍵的一點是不用交學費。

以兵擊現在的火熱程度,要是在學校外陳克想學兵擊得花不少錢,而他現在最缺的就是錢。

順著剛才那群兵擊社成員來的方向,陳克很快來到一座體育館外。

「嘿!」

「哈!」

鏘!

鏗!

還未走入體育館,陳克就聽到了裡面傳來的呼喊聲和金屬碰撞聲,這樣的聲音讓他莫名地有些期待。

刀啊,劍啊,對決啊、武術啊,這些東西大概天生就對男性有著巨大的吸引力,陳克自然也是喜歡的。

可惜因為病情的原因,從小到大陳克都不能真正喜歡某個東西或者某件事,因為一旦開始『用心』,他就會難以自拔,從而導致大腦加速衰竭。

取名陳克,除了克敵制勝,還有克制的意思。

陳克曾經也想和之前遇到的那些男生那樣拿起刀劍肆意揮舞,但終究也只能想想。

就在他打算走進體育館時,突然愣住,目光停留在大門上方掛著的一條橫幅上,那是兵擊社用來招人的口號。

「男兒何不帶吳鉤?你只是缺一個戰鬥的理由!」

上面如此寫道。兩方的行動都十分的迅速,加上他們本就沒有離極寒水潭太遠,只是阿狸和青木兩人不知道兩方是去了哪個方向,所以才花了一點時間尋找。

朱離和趙林在答應之後迅速朝著極寒水潭附近趕去,第一個到的是朱離,還有一大群至尊門下的弟子。

「能夠確定嗎?原罪的城市?」一過來,朱離讓他人去搭建住房,然後就來到了浮島上找到了蘇日安。

「沒錯,確實是原罪的城市,這次找你們過來,出了要將這個城市給滅掉,另外的便是就陳誠他……

《圖騰甲》第546章集合「是。」

駕駛員左右查看,沒有幾分鐘眼尖的他突然眼睛一亮。

指著前方,「大人,您看,那邊有個小營地。」

丑羅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一片被白雪覆蓋的樹林邊緣,一排白色的帳篷駐紮在那裏,暫時沒有看到人員在裏面走動。

「不錯,就去那裏。」丑羅滿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得到鼓勵的駕駛員快速加大油門,很快來到營地前。

那些休息的護衛全部被叫起來,從車門上衝下,蠻橫的掀開帳篷,並對裏面大喊:「……

《重裝廢土》第一百七十章:怪鳥戰車 他這樣子,哪裏像是沒事。

雲琉璃剛想要說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卻被蘇雪玲搶在了前面,「哼,雲小姐,你可別相信墨司的話,現在只能看到這一處傷口,先前可是比這嚴重多了,就連骨頭也都有好幾處受傷……」

雲琉璃的心中更擔心了,臉上也都多染上了一抹焦急。

蘇雪玲的眼底掠過了一道暗色,又在這個時候繼續說道:「不過雲小姐你也放心,墨司這些日子住在我家,我和我爸爸給他找了S國最厲害的醫生來檢查,現在已經比起原先好多了。」

厲墨司為了不讓雲琉璃擔心,輕嗯了一聲,附和說:「她請來的醫生照顧的很好,我現在已經完全沒事了。」

蘇雪玲輕哼了一聲,小臉上露出了些許佈滿,帶着些許撒嬌的以為,「就光醫生了,難道這裏面就沒有我的功勞嗎?」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