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聽着不習慣,就跟她圖何婉柔對她好,才跟何婉柔交好似的。

仔細想想小師叔說的,好像也沒錯,她有些莫名的心虛,好似她真成了唯利是圖的人。

水靈兒已經喝了小師叔的毒雞湯,而且覺得味道不錯。

肩負師姐給她的重任,白瑧繼續開導水靈兒,「人與人相處就是這樣,不想報團取暖,你圖她的,她也圖你的,之後相處出的感情,或許是人生的一種意義吧!」

說到這,白瑧有些遲疑。前世她就覺得人與人相處,不過是圖利罷了,就算有感情,也抵不過人自身的利益,眼下何紅英就是個例子,她不相信何紅英是主動出來揭發何瑤瑤的。

她見得太多,就提不起與人相處的興緻。

但這一世,她看到了許多不同,在與父母、師父、朋友等等相處中,她有時會產生迷茫。

她娘看到她第一眼,眼中是滿滿的愛,那時純然的喜歡,她圖的什麼?可能是家庭溫暖,她不太確定。

難道真的有人會不因利益而喜歡一個人?她也會想起前世那些先輩們,不知他們是抱着怎麼樣的家國情懷拋頭顱灑熱血,是因為對腳下土地的熱愛?還有抗戰救災中奔波的戰士與天使們,難道就是他們所說的,人性光輝?

水靈兒很是為難,她覺得師叔說得不對,「難道人跟人相處都是圖利嗎?師叔和李師兄也是圖利嗎?」

白瑧想點頭,李澤當年可不就是圖她能跟他玩嘛!但李澤對她頗為用心,她這麼想有點白眼狼的嫌疑。

難怪古人都說,做人難得糊塗,非要分清楚,就沒什麼意思了。

她清了清嗓子,「有人以利為重,但也有人以義為先,重要的是你想要的是什麼!既然你利用不是你想要的,不相處便是,你們日後分屬兩峰,交集不會太多,又何必自尋煩惱?」

其實說給水靈兒聽,又何嘗不是說給她自己聽,她如今與過去全然不同,連身體都是新的,少糾結過去那些不堪的過往,看開了,心態就淡然許多。

水靈兒覺得這口雞湯味道甚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何婉柔能利用她一次,就能利用兩次、三次、她不喜歡,日後大不了與她疏遠了就是,若是實在氣不過,收拾一頓也行,實在沒必要為她傷心,因為不值得!

。 而這個時候,楊威見看到了下樓的比比東。

不說喊道:「東兒救我啊!」

他的話聲剛落,千尋疾就一個閃,瞬間消失在了院子之中。

比比東:「…..」

她剛剛看到了什麼?

老師將楊威那個傢伙帶出去了?

幹什麼去了?

老師的臉為什麼那麼黑?

比比東那是一臉的迷惑…..

而這個時候千尋疾卻是已經帶着楊威,急速向天使神殿而去。

不明所以的楊威,看着千尋疾一聲不吭,全程臉色越來越黑的千尋疾。

說不怕那假的。

怎麼看,千尋疾這都是要找個地方將他給埋了的節奏啊!

草率了!

應該等實力上去之後,再打比比東的主意的,他太小看千尋疾這個傢伙對比比東的佔有慾。

反抗?

他不是沒有想過,可是就他現在這點實力,呵呵….千尋疾正眼都不帶瞅的那種。

逃?

更別想了!

卧槽…

怎麼看都是絕境啊!

「咳咳…那個教皇陛下,真的只是一場誤會。我只是爬上去,想看看比比東的房間是什麼樣的。」

「爬上去?」

千尋疾愣了一下:「你不是從東兒的房間里爬下來嗎?」

楊威臉不紅氣心不跳的瞎扯道:「怎麼可能,我要是一早就在比比東的房間里,和比比東一起下樓就是了…何必爬窗戶?」

「這…」

千尋疾信了,因為楊威說的在理啊!

他的臉色不由好了一些,可是在他心中,楊威爬窗也是不對的。

這種事一定要杜絕,絕對不能放縱。

所以,臉色雖然好看一點了,可是依舊是沉着的呢。

因為,他決定好好嚇一嚇楊威,讓他對比比東收收心思。

可是他這樣一來,弄得楊威不知道他是信了,還是沒有信。

一路上用一句心驚膽戰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

而此時在神界之中。

一個身後有着白色翅膀,身上充滿了聖潔氣息的女子。

她就是善良神王麾下的一級神,天使之神!

而此時,在她的面前,則是她的好夥伴。

同為善良神王麾下一級神的光明之神。

此時光明之神,一臉驚訝:「你說你的下界守護者找到了一個合適我神位的天才?而且他的武魂,還正是我手中神器光明聖劍?」

天使之神點了點頭。

光明之神張了張嘴,難掩心中的震驚。

因為即便身為一名神,他也感覺太巧了。

隨即不由笑了起來:「哈哈哈,真要是這樣就好了!」

說着來到了天使之神溝通下界的法陣之中。

眼神之中,滿是期待!

….

下界!

千尋疾已經帶着楊威來到了天使神殿,千道流早已經在那裏等了。

他掃了一眼楊威,露出了一個和藹的笑容:「你就是楊威吧!跟我進來吧!」

「千道流?」

楊威一臉的迷惑,他實在不明白千尋疾帶他來千道流這裏來幹什麼。

不過,心中卻鬆了一口氣。

因為,千尋疾只怕是不對他出手了,否則不用帶到這裏來。

他可是一個教皇,殺個人,還不至來找他爹來動手。

所以…這個傢伙剛剛純粹就是嚇唬他呢!

不由對千尋疾翻了一個白眼。

不過卻引來千尋疾一個得意的笑容。

楊威:「…..」

只是這個時候,千道流已經轉身進入了天使神殿之中,楊威也只能跟了進去。

同時心中十分的好奇!

這父子倆帶他到這個天使神殿來幹什麼。

來到天使神殿之內后,千道流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直天使神像前的一個法陣。

道:「站進去!釋放你的光明聖劍武魂!」

楊威:「????」

他是一臉的疑問,可是在這兩人面前,他可沒有反抗的餘地啊。

只能帶着疑問站了進去。

並且釋放了光明聖劍武魂。

可一站進去之後,楊威瞬間感覺到自己腦海之中的空間之力,在涌動着….竟然十分貪婪的吸取法陣之中的空間力量。

「這…」

楊威明白了,這個法陣是一個帶有空間屬性的法陣。至於,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法陣,他也不明白。

但是,有着好處啊!

楊威能感覺到,隨着不斷吸收空間力量,他腦海之中的空間之力更強了。

而且,他對空間力量的掌控能力,也莫名的變強了一些。

所以楊威不由大喜。

….

與此同時!

神界天使之神、光明之神面前的法陣之中,楊威正站在其中。

就如同楊威此刻就站在他們兩位神面前一般。

這是一個異空間的法陣,是由空間之神為各個神佈置的。

是在神界與下界之間,開闢出一個極小的空間。

讓上界之人,不用下界就能查看下界傳承者的一切,當然下界之人是不可能看到上界的神的。

光明之神雙眼緊緊的盯着楊威手中的光明聖劍,臉上全是驚喜:「還真是光明聖劍!」

「咦?竟然還領悟了劍芒與劍意。」

光明之神再度被震驚了,他可是神…自然就一眼看出了楊威的身體,只是一個六歲孩子。

震驚過後,就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哪怕他光明之神活了無數年,可還從來沒有見過六歲就能領悟劍芒與劍意的。

以前要是有人告訴他,他絕對會說對方是異想天開,這世界上哪裏會有這般天才?

可是現在,這種怪物級別的妖孽天才,就站在他的面前。

「呼…」

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氣,之後對天使之神道:「這個傳承者我很滿意…不…是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我欠你一個大人情!」

天使之神淡淡一笑,擺了擺手道:「我們同在善良神王麾下多少萬年了,這點事何談一個謝字。見外了!」

光明之神一愣,隨即笑了起來:「哈哈哈,你說的對,是我見外了!」

說是這麼說,可是天使之神這份人情,他已經記在心中了。

之後,抬起手神器光明聖劍出現在他的手中,然後光明聖劍之上,閃動着強在的光明之力。

一揮!

光明之力如浪潮一般湧入了法陣之中。

同時光明之神,嘴角微微上揚:「既然看中了你,這點力量算是給你的見面禮吧!別讓我失望!」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湖廣總督張長庚一面封堵城門嚴禁敗兵入城,一面積極組織城內防禦,甚至構築街壘,希望明軍不要迅速攻克城池。他認為只要不使明軍一鼓而下武昌,他就有機會「反敗為勝」。至少好留給他時間和轉圜的餘地。

然而,讓張長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突然有人報告說:「不好了,總督大人,江面上出現了許多敵軍的艦船!」

「什麼?」張長庚聽后大驚,趕忙上了敵樓去看。果不其然,在北面的江面上出現了大批掛着明軍旗幟的戰船。由於武漢這裏長江大體上由北向南流的,所以才有南面北面一說。

「這是怎麼回事?」張長庚大聲喊道,「難道是岳州來的明軍嗎?」

他猜對了。淮西軍和近衛軍第二師在呂英傑和李茂之的率領之下,乘坐艦船順江而下。他們正是得到了周培公的消息。

當初,周培公見李存真,二人約定周培公給岳州明軍報信。當時清軍封鎖長江江面,而李存真希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清軍所以沒有採取水戰的策略。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通知岳州趕來增援。

不過在整個戰役過程當中,李存真從來沒有指望岳州的兵馬。一是因為實力使然,二是因為如果把成敗關鍵放在一個不確定的因素上,大概率會是失敗的。李存真畢竟是教育學博士,懂得「墨菲定律」。

Write A Comment